大神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不朽通天訣 > 正文 第152章 大宴

正文 第152章 大宴

    漠南城被滅之時,陸凡曾聽凌羽說起過。天下有三大預言之書,除了風無涯的大衍之術外,還有就是羅天神機術,再然后就是這大巫族的天眼術。

    二萬余年來大巫族就被通天峰鎮壓于這個南蠻秘境之中,想來是九千年前和三族之力傳送出去的那一位大巫族人在天武大陸開枝散葉,所以外面才有關于大巫族的事跡。只是誰能想來,這十萬大山深處,絕靈天峰之下,還有著這么一只最為純粹的大巫族血脈。

    “阿爹,大宴已經準備好了!”

    這時,牧思蹦蹦噠噠的從門外走了進來,看到陸凡之后,她俏臉一紅,顯得極為可愛。

    “好,我們這就來!”

    牧天歌起身,做了一個請的姿勢,領著陸凡往外屋走去。

    牧思跟在陸凡身邊,時不時的用眼角的余光偷看他。當陸凡看向她的時候,他又羞澀的低下頭去。

    一走出木屋,一股撲鼻的肉香味撲鼻而來,讓人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陸凡看到屋外的空闊廣場上已經多了許多的小木桌子,上面擺放著許多的鮮果肉食,有將近數十只烤的金黃油亮的全羊擺放在小木桌上。除此之外,篝火的不遠處擺放著數十個一人多高的大木缸,跟著老遠陸凡就聞到了濃濃的酒香。

    牧天歌很受族人的尊敬,他剛從木屋內走出,原本熱鬧喧囂的廣場立馬就安靜了下來。

    族人都把目光看向牧天歌和陸凡。

    大巫族男男女女都身穿短小獸皮衣物,很多人頭上都帶著彩色羽毛編制而成的頭冠,看上去別有一番異域風情,風聲赫赫,把篝火吹得滋滋作響。

    牧天歌舉起雙臂,大喊叫道,“天不絕我大巫!”

    這一聲大喝將沉默再次打破,仿佛將整個夜晚都點亮了。大巫族人們又開始手舞足蹈的狂歡起來,男男女女圍著篝火跳著奇怪的舞蹈,野性張狂,古老而又神秘。

    無論男女老幼,都載歌載舞。

    這歌聲讓人極為的震撼,仔細去聽,陸凡隱約能夠明白其中的含義。

    “舍我身軀,無我悲歡,世皆廢土,囚我大荒,天不見廣,地不見寬,死亦何苦,生亦何歡,否極泰來,何得寧康,舍我身軀,戰我憂傷,蒼天者誅,世皆廢土。”

    一字一句如泣如訴,讓人冷俊不禁。

    這聲音仿佛扎入了人的心里,一開始如泣如訴,天可憐見,而到了最后,這聲音越來越悲壯,竟涌出一股濃濃的戰意來,陸凡能夠感受到其中那一股不愿屈服的意志。但這不屈服之中又似乎隱藏著深深的絕望與不甘!

    牧天歌引著陸凡到篝火大宴的席首落座,兩個大巫族人用一個大木缸盛滿一缸酒很是尊敬的放到陸凡的身前的木案上。

    一股濃郁的酒香撲鼻而來。

    牧思從那木缸之中為陸凡斟滿一大杯遞給他。這酒水雪白如乳,香氣四溢,聞著就讓人渾身舒坦。陸凡從牧思手中接過酒杯,一飲而盡。

    酒水入口,陸凡突然臉色變得通紅,感覺像是吞了一團火焰進入肚子里一樣。

    他沒想到,這乳白酒水居然后勁這么大,他從來沒有喝過這么烈的酒

    陸凡這舉動引得周圍的大巫族人一陣哈哈大笑。

    忽地,陸凡懷中一個鳥頭探了出來,它一副陶醉的模樣深深的嗅了一口。眼睛一亮,禿頭鳥興奮的大叫一聲,“哇,好酒,好酒!”

    它直接一頭扎進陸凡身前的大木缸中,在眾人瞠目結舌的表情中,它直接將木缸中的酒水一飲而盡。

    “過癮,過癮,太過癮了,本大仙好多年沒有喝過這么好喝的酒了!”

    它拍著翅膀,在空中劃出一道精準的弧線,哐當一聲掉入到遠處的大木缸之中。只聽見咕嚕咕嚕的聲音不絕于耳。

    直到這時候,大巫族的人才反應過來。

    “這是哪里來的雜毛鳥,居然把我們珍貴的靈乳酒喝了一大缸。”

    眾人都沒辦法理解,禿頭鳥小小的身體怎么能裝得下這么多的酒,這有些不符合常理。

    禿頭鳥搖搖晃晃的從木缸里飛了出來,長長的打了一個酒嗝,醉醺醺的道,“好酒好酒,那誰誰誰,你叫誰雜毛鳥呢,本大仙可是終焉之地的八彩幻化而來,是這世界上最美麗的存在。來來來,我要跟你講講道理……咦,這里還有酒,太好了!”

    它又把目光瞄向了另外一個大木缸,哐當一聲,又鉆入到了那個木缸里。

    大巫族的族人們這才后知后覺反應過來,操著家伙就要去捕捉禿頭鳥,可是從一個木缸到另外一個木缸,直到最后,所有的酒都被禿頭鳥喝光了,他們都沒有抓到。

    直到最后,他們看到禿頭鳥臉上潮紅,跌跌撞撞的在空中飛呀飛。

    “這酒太得勁了,不行了不行了,本大仙有點頭暈!”

    說罷,禿頭鳥一頭栽進了熊熊的篝火堆中。

    這是什么情況?所有人都懵比的看著這一幕,這只鳥怪鳥難道是要畏罪自殺嗎?

    只是篝火太旺了,他們又不好去撥開火堆查看。

    陸凡神識一掃,他有些哭笑不得,發現這禿頭鳥竟然在烈焰堆里雙腳朝天,打著呼嚕酣睡起來。

    “族長,你看……這可是我們積累了好多年的酒啊,全沒了!”

    一個大巫族的男子有些憤恨的道。

    他們都不知道這只鳥是從哪里出來的,陸凡這時候只想跟這只混賬鳥徹底撇清關系,丟人丟到家了!

    偏偏這時候,牧思問道,“陸凡哥哥,這只鳥是哪里來的。”

    她一直都留意著陸凡,自然看到禿頭鳥是從陸凡的懷里鉆出來的。只是她也有些搞不清楚,之前一直都沒有見過這只鳥,它是怎么出現的。

    陸凡有些尷尬的笑了笑,不知道怎么作答。

    “牧伯父,聽說你要將思思嫁給這家伙,我不同意!”

    一個少年人忽地走到案首,一臉憤恨的看著陸凡。陸凡認出來了,正是之前在木屋二進廳里走出來的那個少年人。

    “牧塵,我要嫁給誰關你什么事,你管不著!”牧思有些氣急敗壞的說道。

    她這反應更是激起了牧塵的怒火,“哼,我不管,你就是不能嫁給他!”
快3出111下期出什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