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不朽通天訣 > 正文 第93章 往事如風

正文 第93章 往事如風

    “可為什么現在……”陸凡欲言又止。

    其實他想問如果真是郎情妾意,那么為什么陸天鳴會和洛仙子走到現在這種地步了。想想當初在幽蘭峰上,洛仙子提到陸天鳴那咬牙切齒的模樣,陸凡可以想象到,他們這些年來并無聯系。后來必定是發生了一些什么事情。

    果然,陸天鳴聽聞這話,神色瞬間黯然下去,嘆息道,“兒女情長羈絆一生,這不是我所能選擇的。冥冥之中自有定數。我躲了靈韻三十年,這三十年來我閑云野鶴游戲人間,以酒為樂,仗義行俠,不知道多快活。怎么會因為一個女人而禁錮在蒼茫山那一處囹圄之中。”

    他有喝了一大口酒,嘆道,“只是沒想到,三十年之后再次相遇,伊人依舊,而我卻已經成了如今這般模樣!”

    “你真是個負心漢,師娘那么愛你,你卻負她而去!”

    劍小鈺聽到這里,出聲鄙視道。

    陸天鳴也不反駁,他又是一聲嘆息,說道,“這或許就是天數。我雖悟出無極劍域,這天下能與我匹敵著也不過寥寥數人而已,但我靈海枯竭,與凡人無異。修士與天地爭壽,百年時光不過是彈指一瞬。而我雖然憑借著天鳴劍道冠絕群雄,但壽元已趨同凡人。百年之后,終會魂歸黃土。我,終究不再是修士了……”

    陸天鳴悲傷神情落在陸凡和劍小鈺的眼中,他們能夠感受到陸天鳴此時心中的那股悲涼。修道者與天爭命,生死輪回是天地大道,不管你如何強大,終究難逃宿命,誰也做不到長生不滅。

    劍小鈺也明白了陸天鳴心中的無奈。或許當時他已經明白了,靈泉崩壞,他已經無法真正的做到與洛仙子長相廝守了。與其在心愛之人的痛楚中忍受逐漸衰老的命運,不若就此離去。

    相濡以沫,不如兩忘江湖。

    洛仙子擁有驚才絕艷的資質,在天心九峰之中,她年紀最小,但是修為卻僅次于宗主梅天闊。正是因為她注定不是平凡之人,陸天鳴才不愿意成為她修真路上的絆腳石。

    只是他沒有想到,三十年了,洛仙子一直對他念念不忘。

    三十年后再次相見之時,他已經年華不再,而洛靈韻已經成為了幽蘭峰之主,成為了無數人都需要仰望的洛仙子。

    “師父,你后悔過嗎?”

    劍小鈺擦拭了一下眼角流出的淚珠,這一刻她覺得陸天鳴是這樣的偉大。

    “不后悔!”陸天鳴說道,“這是命,我雖信命但我不認命,這些年來我游歷諸國,只為尋找恢復靈海的辦法。只可惜世事無常,我找遍大陸三十余年,卻未曾找到修復靈海的辦法。”

    “只不過……”陸天鳴頓了頓,他看著陸凡道,“在幾年前,終于有了轉機,我遇到了一個人,她可以為我修復靈海。”

    陸凡被這眼神盯得有些難受,劍小鈺看了看對眼的兩人,也好奇的把目光放到陸凡身上,奇怪道,“師父,你這樣看著師兄做什么?”

    陸天鳴說道,“這個人你認識!”

    陸凡一驚,腦海中閃過無數人的身影。他實在想不到自己認識的人中有那個人具備這樣的本事。不管他怎么想都沒有眉目。他驚疑道,“是誰?”

    “準確的說她不是一個人,而是妖。也就是蠻獸森林深處的南疆古界中的天狐山主人九尾天狐。”

    “什么?”陸凡一驚,他從來沒有想到過,九尾天狐居然會跟陸天鳴還有這樣的聯系。而且此時陸天鳴一改以往的作風,如此鄭重的跟自己講了這么一個可歌可泣的故事,他所圖的究竟是什么?

    陸天鳴看了一眼劍小鈺,吩咐道,“小鈺,你先去萬石窟你父親那里,我與陸凡還有事情要辦,帶著你有些不方便。等事情完了以后我再去萬石窟找你們!”

    “哦!”劍小鈺咧嘴吐了吐舌頭,翻身上馬,對陸凡揮手道,“那師兄我們回頭再見啦!”、

    說著,她雙腿一夾,黑馬發出一聲嘶鳴,狂奔而去。

    陸凡看著她策馬奔騰的背影,這一剎那劍小鈺似乎有變成了當初藏劍山莊的那一個小俠女。

    “陸凡,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說罷,陸天鳴御空而起,陸凡連忙御劍跟了上去。

    他們御劍都不算很快,不疾不徐。

    陸凡心中充滿著疑慮,究竟九尾天狐和陸天鳴有著什么樣的交易。兩人就這樣各懷心思的御劍而行,穿梭在眾多云嶺之間,往南邊漠南城的方向而去。

    “我們這是要去哪里?”陸凡問道。

    “寒城!”

    說著,陸天鳴又喝了一口酒。陸凡還想問他去寒城做什么,但是陸天鳴御劍的速度又快了幾分,他來不及多問,只得提速跟了上去。

    一路無話,兩人花了近一個時城才再次來到寒城。

    剛落地,陸凡就追問道,“我們來這里做什么!”

    “你對這里有什么印象嗎?”陸天鳴突然問道。

    “這里是我們第一次相見的地方!”陸凡說道。

    “在我們相遇之前呢,你可有印象?”

    在那之前?陸凡使勁的想了很久,找不到絲毫的記憶。

    陸天鳴見陸凡沉默不語,微微一笑,領著陸凡往一處荒廢的宅院走去。

    這處院子已經荒廢了很久,看得出來曾經是一個大戶。推門而入,一股灰塵鋪面而來。入眼的是東倒西歪的殘碎事物,院落之中已經長滿了一人多高的雜草。墻垣之上青苔密布,甚至連院落中的木窗也都已經被蟲蟻咬壞了不少,大老遠的就能聞到一股腐朽的味道。

    “你帶我來這里做什么?”

    陸凡充滿著好奇,陸天鳴肯定不會無故帶他來這里,看他輕車熟路的樣子,對這一處似乎很是熟悉。

    他領著陸凡直接穿過亂糟糟的長廊,穿過庭院,往后花園的一處假山走去。

    當他走至一個假山前的時候,他在假山的一處凸起石塊上輕輕一扭。

    “轟轟轟~”

    假山早已布滿了水草的水池中,池水倒灌進去。假山移動,露出一個道暗門來。

    “天月劍可在?”陸天鳴說道。

    陸凡不明所以,但還是從空間袋中取出天鳴劍遞給了陸天鳴。這時他才注意到在假山的石壁上有一道劍形凹槽,跟天月劍正好吻合。

    當陸天鳴把天月劍嚴絲合縫的放入到那個凹槽中時,一道耀眼的藍芒從假山之中散發出來。陸凡感覺自己頓時進入到另外一個空間里一樣。雖然他依舊能夠看出去不遠處的情形,但是已經感受不到了那方的世界。
快3出111下期出什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