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偵探推理 > 生死游戲之大逃殺 > 正文 第100章 救治

正文 第100章 救治

    “沖!”楚雀在搏擊店那里練了雖然不是很久,但是下盤已經比之前穩了很多,主要體現在,下山的時候特別的穩健。

    一邊跑一邊端著槍腰射,只要有看到人影,別管能不能打到,一梭子子彈先過去再說。

    自己還有隊友,他就這么一個人了。二夾一絕對是一件輕松的事情,唯一需要注意的是,當心被他臨死前給反殺了。

    所以楚雀和尉遲俊語兩個人,跑動的時候,并不是那么直愣愣的就沖到別人的正對面,而是依靠著樹木、巖石、背坡,甚至俊語已經躲在了那輛被打爆輪胎的車后。

    噠噠噠噠噠。。。與以往聽見的槍聲都不同,班用機槍m249可以在短時間內就傾泄大量的子彈,掀起一場金屬風暴。

    任何抵擋在這場金屬風暴面前的,都將要被撕裂。而陳操之的目標,并不是楚雀,而是躲在車后的尉遲俊語。

    陳操之在之前,就已經聽見了兩聲槍響,也看到了自己的隊友陣亡了,但是他彈鏈才剛剛裝完,沒有任何的戰斗能力,就往后縮了一點。

    本來是準備隨便挑選一個目標進行射擊,但是尉遲俊語這個家伙,連續丟了兩個震撼彈。第一顆和俊語猜測的一樣,并沒有命中,直接扭頭就看不到了,僅僅只是感覺有些耳鳴。

    然而第二個,正中滿懷,一道白光閃過。亮瞎了他的狗眼,只能聽腳步聲,左邊右邊都有。而他右邊的那個是剛才丟震撼彈的,自然就端槍掃射右邊了。

    僅僅在一秒不到的時間,轎車的玻璃窗前后全部碎裂。接著就是叮叮當當鐵皮和彈頭交加的聲響,特別的刺耳,火星接連不斷出現。

    而陳操之在一開始的時候,是想要直接掃射尉遲俊語的,但是俊語反應特別快,聽到第一聲槍響的時候,直接就趴了下去。

    到了現在,就直接對著車子前方的引擎掃射了。花了不到兩秒鐘的時間,車子的引擎蓋就一句被撕爛,里面的引擎開始冒出了火花,接著整輛車子就開始燒了起來。

    在發現情況不對的時候,俊語就已經壓低身子,在朝著后面退去。又過了兩秒,直接整輛車就爆炸了。汽車的殘骸一部分甚至炸飛到了半空之中,十幾米高的位置。

    然后再重重的落下,深深的插在了泥土之中、沙礫之中。

    ‘竟然直接打炸了!不知道俊語那個家伙怎么樣了,至少現在沒有出現死亡提示,肯定還活著。那小子福大命大一定不會有事的。’楚雀已經來到了陳操之的側面,對著他開了兩槍。

    陳操之反應也極快,在中彈的同時,就一個橫移躲在了樹后的另外一邊。剛才一共是開了五槍,其中兩槍命中,一槍命中腿部,另一槍則是命中了胸口。

    腿部這一槍造成的傷口,直接撕裂成了一長條的傷口,鮮血再不斷的往外涌。而在胸口的這一槍,有一件二級防彈衣擋住了子彈,并沒有造成外傷,但是沖擊力依然是讓陳操之血氣翻涌,接著一口血就吐了出來。

    胡亂的扯開繃帶,就往自己的腿上壓住,單膝跪地,把m249架在腿上。只要楚雀敢沖過來,他就已經做好了同歸于盡的準備。

    別看陳操之有一股書生氣質,其實在骨子里也是充滿著勇猛的。

    楚雀把槍口剛剛伸出去準備再一次射擊,就聽見了自己這棵樹,不斷的砰砰砰,往外爆木屑。

    只能感覺把槍給收了回來,人也完全躲避在樹木的掩體之后。機槍的最大作用,并不是精準的射殺。而就是像這樣,造成火力壓制,來替隊友尋找機會。

    雖然現在陳操之沒有了隊友,但這把機槍火力還是足夠強勁的。

    ‘該怎么辦?如果一直僵持在這里的話,也不是個辦法。現在我也沒有投擲物了,要不然一個手雷過去,也能把他逼出來。在這么拖下去,萬一俊語真的剛才受傷了,可能會真的有生命危險。’楚雀現在境地有點兩難,他的這個位置并不是很好,周圍沒有其他的掩體。

    如果陳操之有足夠的彈藥,光靠這把m249就能把樹給打穿了。前面把轎車打爆已經消耗了不少彈藥,所以他才會停止開槍的。

    楚雀再一次從另一側僅僅是把槍口給露出去,開了幾槍碰碰運氣。結果又是一陣火力強勁的攻擊,又被陳操之給壓了回去。

    ‘該怎么辦呢?他應該快沒子彈了,不過不能確定他沒有第二把武器啊。’默默把彈匣卸下來,把剛剛打完了十多顆子彈裝填一下,也就花了十幾秒。

    做好了完全的準備后,楚雀一咬牙一蹬腿就沖了出去,準備與陳操之決一死戰。

    就在沖出去的那一剎那,楚雀看到了陳操之拿著一把uzi正準備對著自己扣動扳機。

    但是在不遠處,也就是他的身后,一聲槍響帶走了他的生命。

    在死亡的時候,依然沒有松開手指,槍口一路打到天上,直到uzi里的25發子彈全部打空。

    尉遲俊語使用kar98k爆頭擊殺陳操之,剩余人數58人。。。

    “俊語?俊語!你沒事吧!”看到了死亡提示,楚雀感覺把槍收起來,然后往槍聲那個方向跑。

    尉遲俊語剛才的確受到了不小的沖擊力,甚至身上被汽車的殘骸插中不少。

    他在前面做著緊急處理,確定不會因為流血致死之后,就馬上半蹲著對著陳操之的腦袋來了一槍,讓他的腦袋炸開了花。

    “俊語!俊語?!你醒醒!”強撐著的結果,就是最后尉遲俊語暈了過去。

    楚雀看了看附近一大堆的殘骸,還有三個箱子在這里,想了想還是不去撿東西了。

    把尉遲俊語半背半拖慢慢從這邊的沙灘回到了p港,就近找了一個房子,在房子里找到了一些衣服還有床墊。

    直接把他的衣服給撕開,看到了血肉模糊的場面,就知道這種傷口有多痛了。

    雖然沒有傷及到要害,但是整個人都像是從血里拎出來一樣。要是沒有楚雀的話,他還是得失血過多,可能不會死,但也失去了行動能力。

    拿出醫療箱,在這個時候這個東西就有了它的作用。抽出唯一一根腎上腺素,楚雀并不是能不能注射,但最后還是插在了他的胸口,最靠近心臟的位置,僅僅之推了三分之一的藥劑進入。

    然后再用酒精消一遍毒,要不是他昏迷了,說不定這一次的消毒疼痛都能使他暈一次。

    接著又找到了一些止血的藥粉,在前面、后面的傷口上都撒上一些。接著就是用繃帶,像是裹木乃伊一樣,把他包扎結實了。

    處理完了,這些,夕陽都已經落山了。站在窗口看著漸漸陷入黑暗的海洋,口干舌燥的楚雀滑動了一下喉結,他第一次覺得,救人也是一件相當累的事情。

    看著不停流出的血液,真的是有一些手足無措,但又得要咬緊牙關,不然俊語的生命就可能有危險了。
快3出111下期出什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