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偵探推理 > 生死游戲之大逃殺 > 正文 第29章 單亞夫 (求推薦求收藏)

正文 第29章 單亞夫 (求推薦求收藏)

    “嗚嚕嗯嗚。。。冷死嘶嘶。。我了。”終于抵達對岸的楚雀,現在已經連內褲都濕透了,隨便擠一擠全是水。

    再加上上岸的時候,海風那么一吹“啊。。啊秋”一個大噴嚏,弄得楚雀有點發暈。

    “不行,不行,太冷了,還不如把衣服脫了。”全身都是冰涼濕透的衣物,肯定要完蛋。

    麻利的直接把衣服脫完,拿在手上遮住了要害部位,他還是很有羞恥心的呢。

    剛才在決定方向的時候,看到在這邊沙灘上是有一些建筑群的,應該離這里不遠。

    后面在大橋另一段的交戰還沒有結束,可能是進入了僵持,時不時的有幾聲槍響。

    沙灘上還好沒有小石子,光著腳一路跑過去。很快就找到了前面的建筑群,從外面可以看到有幾個屋子是有燈光的。

    現在必須要保持警惕了,萬一碰到別人,先不說這一次就這么跪了,以后傳出去個名聲,說自己是個變態裸奔男,這可就完蛋了啊。

    慢慢靠近最邊上的一幢房子,慢慢探出頭,從窗戶往里面看,前面有一張桌子,上面還有一碗冒著熱氣的食物。

    不用想,肯定有人,趕緊把頭低下,繼續沿著墻壁往前走,前面還有一段柵欄可以遮擋一下。

    就在此時,楚雀聽到了前方有腳步聲,是皮鞋的聲音,在草地上依然聲響很大。

    此時楚雀還沒有到柵欄的位置,慢慢向前探出身體,透過柵欄的縫隙往外瞧。

    就看到一個西裝革履的男子正在往楚雀身旁的這幢房子進入,應該是還沒有發現楚雀。

    ‘什么味道?’楚雀皺了皺鼻子,聞到了一種奇怪的味道,順著味道比較重的地方一瞧,原來那個西裝男子是出來解手的,而且就在這個柵欄邊上。

    楚雀嫌棄的趕快移動位置,繞開了這片柵欄,從沙灘上繞行過去。

    而此時,在這座大橋另一邊的海灘上,有一艘剛剛擱淺在沙灘之上的游艇,連發動機都還有余熱,只是人不知道去哪里了。

    慢慢推開門,楚雀進入了面前的屋子,這里沒有人,他已經確認過安全了。

    把濕透了的衣服先擰了擰水,然后攤開放在了桌子上。之后楚雀找了找,就發現地上有一件背心,隨手套上得了。

    忽然一陣風吹進來,吹的他可是真的淡淡的涼啊。‘忘記把門關上了,尷尬。’說著就跑門口,把門關嚴實了,然后再把前后兩扇門反鎖上。

    這個屋子就和楚雀之前見到過的格局一樣,三面有玻璃窗,有一個開放式的廚房,旁邊就是廁所門。

    在桌子旁是剛剛搬下來的椅子,當然了,這里也是有一排沙發的。

    扭動灶臺的開關,天然氣被點燃,冒出了藍色的火焰。‘我想想。。我想想,該怎么辦呢。’楚雀掃視著屋內的情況,那把椅子是木質的可以燒。

    但是眼前有一個問題,就是地板也是木質的,萬一都著起火怎么辦。

    再三權衡之下,楚雀還是把火給關上了。如果真的這么干,到時候可不僅僅是房子著火那么簡單,旁邊的‘鄰居’可是也會找上門,對著楚雀做一個親切的‘問候’。

    之前游泳出現的問題,現在就反應出來了。在飯后做這樣高強度,時間又長的劇烈運動,楚雀的胃部有些疼了。

    趕快把急救包拿出來,翻找里面的藥物,也不管這個抗生素有沒有用,就直接吞了下去。

    可能是有效果,也可能是心理作用。疼痛緩和了一些,然后慢慢的就不怎么疼了。(濫用抗生素+1)

    “胃疼還真難受。。”楚雀經歷過了一次才知道,為什么在學校里那些女生動不動就喊疼,完全沒有力氣。

    bang!bang!‘什么情況!’楚雀聽得分明,這兩聲槍響和自己背包里的S1897一模一樣。

    最主要的是,這槍聲離自己非常近。

    也顧不得衣服濕不濕了,直接把幾件衣服胡亂的往身上套去,再把背包里的頭盔、防彈背心穿上。

    接著拿出了S1897靠在墻壁上,臉側貼著窗戶往外看去。

    ‘那個槍聲,應該就是在前面。可能就是那個西裝男所在的房子?’突然那個房子的木門就被重重的撞開,直接倒在了地上。

    而造成這個情況的,就是那個穿著西裝的男人了,他滿身鮮血,已經出氣多進氣少了。

    不過他依然是不停的在說著話,連楚雀這邊十幾米的地方都聽得見。

    “不不不!放過我吧!我身上什么東西都給你!只要你放過我一條生路!”西裝男似乎是在和屋內的某個人說著求饒。

    一雙修長的腿,踩著一雙軍鞋走了出來。

    ‘是她?’如果楚雀沒有看錯的話,就是之前在空投那里狙殺了另一個人的女人,名字好像叫做單亞夫。

    “呵,要我放過你嗎?那你會放過我嗎?”那個女人說出來的話,感覺完全和她的樣貌不符。

    沒等那個西裝男回答,她直接替他回答了“當然是!不會!”說著一腳直接踏在了西裝男的胸口,接著把S1987直接塞進了他的嘴里。

    在西裝男嘴里還在不停的嗚咽,眼神中的驚恐不言于表。

    bang!西裝男半個腦袋被射爆了,死亡前的腎上腺素爆發使他的四肢還在不停抽搐。

    單亞夫把槍管在西裝男的身上擦了幾下,然后嫌棄的蹲下身子,打開木箱把補給品都拿走了。

    楚雀已經被單亞夫干凈利索的動作給震住了,他在解決劉頡的時候,手可是還抖了抖。

    而單亞夫的表現,就像是威嚴滿滿的女王一樣。(想了半天又改了下,突然找不到形容詞,尷尬)

    看到單亞夫把頭朝四周掃視的時候,楚雀趕快把身子給縮回了墻后,如果被發現,可就只能拼死一搏了。

    不過單亞夫也僅僅只是看了一眼,并沒有觀察四周到底還有沒有人,她過來也只不過是湊巧罷了。

    從另外一邊的海岸上來之后,右邊有槍聲不能貿然前進,所以就到左邊。

    結果發現了她的一個。。。現在只能稱作為跳梁小丑,當初可是在第一局背叛了她的家伙。

    不過看起來,這個西裝男似乎已經忘記了單亞夫是誰,或許是背叛了太多次吧,又或許根本沒把她放在眼里。

    單亞夫使用S1897爆頭擊殺田淄,剩余人數37人。。。
快3出111下期出什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