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太子有疾奴家有藥 > 第041章 一眼凝望

第041章 一眼凝望

    韓楓冷不妨被沈熹年這一掌拍了個趔趄,他忍不住皺眉喝道:“沈熹年!你……”

    “你沒這么弱吧?好歹也是武將世家,不要在小姐姐面前裝可憐了。”沈熹年攬過韓楓的肩膀,給忘憂使了個眼色。

    忘憂忙欠了欠身,說:“二位公子請少坐一會兒,奴婢去給二位端茶去。”

    “去吧,去吧。”沈熹年說完,拉著韓楓去公子們的席上落座。

    忘憂端著茶盤回來,還沒走到宴席上,便聽見不遠處有人謙恭的說:“殿下這邊走,您小心腳下。昨兒剛下過雨,這青石路可有些滑。”

    一個清冷的笑聲之后,是略帶稚氣的聲音:“丁大人,你可真啰嗦。”

    忘憂趕緊的站住腳布躲到一棵玉蘭花樹旁低下頭去,心想這聲音好熟悉,是在哪兒聽到過呢?

    “殿下今日忽然駕臨臣的家里,臣心中又高興又忐忑。”

    忘憂又一愣,心想這是家主的聲音啊,是什么人讓他這般謙恭?她忍不住微微抬頭,卻只看見一角淡藍色的錦袍面前一晃而過。再抬頭時,只看見丁巍和一個消瘦的背影。

    “高興倒也罷了,忐忑什么?”

    “殿下千金之軀,身負社稷之重,老臣唯恐有什么不周到,可要成為天下之罪人了。”

    “丁大人乃肱股之臣,這話卻是言重了!”

    兩個人漸行漸遠,隔著身后一大群隨從,忘憂再也看不見那個背影。然而她心里莫名的慌亂,總覺得那個少年的聲音很熟悉。

    “忘憂?忘憂?!”春雨急匆匆的跑過來叫住了忘憂,興奮地說:“你一個人躲在這里干什么呢?快去那邊伺候吧,太子殿下都來了!”

    “太子殿下?!”忘憂心想原來剛才在此經過,讓家主一路賠小心的人是太子殿下?

    春雨看忘憂發呆,忙催促道:“哎呦,別傻了!快,快把茶送上去。”

    忘憂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為難地說:“這茶有些涼了,我去重新準備。”

    “快點啊!”春雨不放心的叮囑。

    “知道了。”忘憂急匆匆往回走。

    太子趙禎會在丁錦云生日這天來丁巍府上,是劉皇后特意安排的。趙禎雖然尚未成年,但已經受封為太子,且皇上身體漸衰,用不了多久他將會繼承皇位。雖然皇帝未成年將由太后垂簾聽政,但趙禎并非劉皇后親生,所以劉皇后篤定未來的皇后人選還是要攥在她自己手里比較穩妥。宰相嫡女丁錦云,便是劉皇后手中皇后的人選之一。

    趙禎的到來讓丁府的這一場宴席達到了從未有過的高度,且劉皇后如此明顯的態度,讓原本有人想要為自家兒子向丁府求親的人也都默默地打消了念頭。

    然而趙禎的心思卻不在這一場宴席之上,確切的說他并不在乎前前后后所有的人,包括丁家的兩個女兒,甚至丁巍本人也沒能讓他真正的關注。自從落座之后他就懶懶的靠在椅子上,不吃也不喝,連丁錦云親自上前敬茶他都沒撩一下眼皮兒,場面有些尷尬。

    趙禎在椅子上坐了不過一刻鐘,臉上便露出幾分不耐煩,遂把手里把玩的腰佩放開,起身說道:“我書房還有功課沒做完,就先回去了。”

    丁巍趕緊起身,帶著妻子兒子以及有誥命的夫人們一起相送。忘憂一直躲在已從丁香花中,只想看看那個少年是不是自己心里想的那個人,然而他被人眾星捧月般簇擁著,不給她留一絲空隙。

    趙禎在走過丁香花從的時候忽然頓住了腳步,丁巍嚇了一跳,還以為有什么不妥。趙禎卻回頭看了一眼那從白丁香,抿了抿唇角。

    “殿下?”丁巍試探著叫了一聲。

    “丁大人府里的丁香養的不錯。”趙禎淡淡的笑了笑,旋即又走了。

    丁巍忙說:“殿下如果喜歡,臣叫人把這白丁香移植到東宮的花壇里去。”

    “這倒是不必了,我聽說百姓坊間有一句話說,人挪活,樹挪死。好好地一株花,若是給弄死了就不是我的罪過。”趙禎說完又回頭看了一眼那棵白丁香,方大步離去。

    “太子殿下一片仁心,臣受教了。”丁巍也不敢再啰嗦,緊緊地跟著趙禎,一路把他送出府門眼看著他上了馬車,等太子依仗離去許久,丁巍才緩緩轉身,跟丁夫人小聲說了兩句話便回了自己的書房。

    賓客還在,丁夫人讓謝氏先回宴席照顧眾人,自己則借口更衣,給靜媽媽使了個眼色,先回嘉熙居。

    一進門,丁夫人來不及落座便問靜媽媽:“剛才那個躲在丁香后面的人是誰?”

    靜媽媽無奈地回道:“太子殿下一離開老奴就過去查看了,是忘憂那個小丫頭。她之前被沈家公子和韓家小公子糾纏,借口去倒茶才從宴席上離開,之后聽說來了貴客也不敢湊上前去,是因為聽見太子殿下走過來了才驚慌之下躲起來的。”

    “好好地,躲什么?!”丁夫人沒好氣地問。

    “老奴也問了,她說是害怕。夫人也別生氣,她年紀小,從沒見過什么大陣仗,沈家和韓家的兩位小公子已經把她嚇得不敢露面了,聽說太子殿下來了,還得嚇掉了魂兒?”

    丁夫人沉吟道:“你說的也有道理。這孩子自從來到咱們府中,一直不肯拔尖兒出頭。躲在四丫頭的疏影閣里,跟避貓鼠兒一樣。太子殿下不可能認識她。”

    “她的來歷還沒有查清楚,一切都是未定之數。”丁夫人嘆道。

    “咱們查了這許久都沒什么線索,可見這小丫頭若非真的大有來頭,便真的是個尋常人家的丟棄在道觀的孩子。而且,以老奴所見,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你說的有道理,但是近日太子殿下的舉動也太奇怪了些。”

    靜媽媽想了想,又壓低了聲音說:“太子殿下不過是個是三歲的孩子,或許只是覺得丁香樹后躲著個人,有些與眾不同罷了。夫人若是覺得不放心,不如直接把忘憂交給東宮,只說這孩子不懂禮數沖撞了殿下,請殿下發落就是了。”

    丁夫人西想了想,說:“這件事情還是要跟老爺商量。且不必急于一時。”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太子有疾奴家有藥>,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快3出111下期出什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