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煉劍 > 第2章 大漠激戰
    一個月后。

    盤橫于晉越兩國之間,交界于大陸南端的葬仙沙漠。

    此時,正值沙暴肆虐。

    萬頃黃沙被接天龍卷掀上蒼穹,猶如無數條猙獰巨龍般四下游走,遠遠望去,飛沙走石,遮天蔽日,就好似江潮大浪般洶涌翻滾。

    這方天地間只能聽到隆隆的翻涌巨響,天昏地暗,完全無法視物,一派末日降臨的可怖景象。

    不知過了多久,狂風漸歇,沙海重歸寧靜。

    驕陽懸空,炙烤著黃沙萬里。

    地表熱浪蒸騰,燥熱無風,似乎先前那場駭人沙暴從未發生過一般。

    一塊被風沙侵蝕的巨石下,難得有一片陰涼。

    兩只沙蜥趴伏在陰涼中,脖頸處傘狀皮膜豎起,腮幫一鼓一鼓,似在享受這一刻的劫后寂靜。突然,沙蜥們邁開腿飛速躥出,好似受驚,它們方才棲身遮陰的地方,細沙流動,一條手臂驀然伸出。

    手掌半握朝上,虎口處和掌心中結著一層老繭。

    流沙上泛起陣陣漣漪,靠著胳膊支撐,終于從沙子中探出一個腦袋來。

    這巨石也不知在這沙漠中矗立了多青年月,表面已被侵蝕得滿是小孔,看來就仿佛一塊腐朽至極的枯木,卻頑強地替它身下那人擋去了不少風沙,使他不至于被埋得太深,也避免了被灼燙的沙子烤成肉干。

    這人眼皮閉合,沾滿沙粒的臉上隱約可見一些細小干涸的傷痕,緊抿著的嘴唇顯得有些干燥泛白。

    他雙目先試著睜開了一條縫,只手遮陰,在適應了光線后,這才用手撐著坐直了身子,口中長出了一口氣。

    隨著其身上黃沙簌簌而下,露出一身襤褸的褐色布衣,腰帶上別著一柄兩尺來長的長劍。

    這是一張稚氣未脫的年輕臉龐,約莫十七八歲模樣,但成年男子應有的棱角也已隱現幾分,一頭沾染砂礫的長發如墨般散落身后,只稍微用一條赤帶把前面的頭發束在腦后,身上肌膚略微有些黝黑,臂膀腰身上肌肉線條很是明顯,看起來頗為健壯。

    他站起身來,瞇眼環顧了一圈周遭,最終目光定格在了西方,垂于兩側的雙手拳頭不禁握緊了一下。

    像是忽然記起一事,他神色變得無比緊張,連忙伸手探入懷中,一陣摸索之后,拿出來了一個劍形香囊。

    他身上的衣物已經破爛不堪,手中那只香囊卻完好無損,甚至連污漬都沒有沾染多少。

    青年神色一緩,才稍稍放下心來。

    他緊了緊腰帶后,邁開步子,朝著相反的方向一步一步的前行起來。

    碧空無云,沙丘起伏,天地一線間,青年那渺小而孤獨的身影漸行漸遠。

    不知走了多久,青年只覺嗓子火辣辣得疼,雙足也越來越沉,仿佛有人拽著他的腿,要讓他永遠留在這片沙漠。他卻沒有絲毫停下來休息之意,仍舊咬緊牙關,一步一個腳印的朝著前方走去。

    而不時掀起的陣陣狂風卷集著傾傾黃沙,呼嘯來去,使得前方的路變得愈發撲朔。

    正在此時,這年輕人卻突然腳步一頓,停在了原地,雙目直視被沙幕遮蔽的前方。

    只見前方數十丈處,狂風漸歇,塵沙落定,一個數丈高的沙丘漸漸清晰映入眼簾,而在這沙丘之上,赫然站立著一個中年巨漢。

    此人約莫三十來歲,身高近丈,馬臉禿眉,沾滿沙塵的衣衫同樣有些破爛,使得渾身凸鼓的肌肉若隱若現,在其身后,還背著一把一人高的無鞘巨劍。

    巨漢用陰冷的目光死死地盯著那青年。突然,他面孔扭曲,反手抽出了背后的巨劍,另一只手中不知何時多出了一張藍濛濛的符箓,“噗”的一聲拍在了巨劍之上,一團藍光一閃的沒入劍身,使得巨劍表面泛起了一層藍芒。

    “鐵堅,把命留下!”

    緊接著,巨漢單足猛一踩地,整個人就化為一股狂風的直奔青年撲了過來。

    “第十八個了。”

    那被稱為鐵堅的青年嘴唇干裂的口中低聲自語了一聲。

    只見他同樣抽出了腰間長劍,一張嘴一口精血噴了上去,長劍表面頓時泛起了一層淡淡血光。

    幾乎同一時刻,其另一只手在虛空中飛快一比劃,剎那間,兩顆拳頭大小的火球浮現而出,接著手掌頗為熟練的一揚。

    “噗”“噗”兩聲。兩顆火球頓時朝著馬臉巨漢疾馳而去。

    巨漢眼中閃過一絲詫異,顯然沒想到青年看起來虛弱的快要站不住的樣子,竟還能這么快做出反應,且看起來氣勢反倒比自己還要強上幾分的樣子。

    思量間,巨漢身形分毫未停,二話不說的一提手中巨劍,劍身頓時冒出了耀眼奪目的藍色劍芒,朝著前方就是迎頭一斬。

    結果那兩顆看似直挺挺朝前的火球,卻突然朝兩側一拐,沿著兩道弧線的想要繞開巨劍鋒芒,直接砸向馬臉巨漢。

    巨漢見此,目露寒光,手中巨劍靈巧之極的猛然一抖,極快的朝兩側分別一斬而出。

    頓時兩道藍色劍光幾乎同時一卷而出,分別迎向了兩顆火球。

    “砰”“砰”兩聲爆裂聲響起!

    兩顆火球稍一觸及劍光便紛紛爆裂開來,化為了烏有,而兩道略有些黯淡的劍光仍飛出丈許后,這才消散開來。

    與此同時,馬臉巨漢身形已沖到了鐵堅跟前,臉上獰色一閃,揮劍驟然劈下。

    鐵堅此時已然不及用手中長劍迎擊,只見他身形一個踉蹌的翻倒在地,順勢一個翻滾,險之又險的堪堪躲過了迎面劈下的一劍,一只手掌卻不動聲色的藏到了身后,五指緊緊一抓。

    馬臉巨漢身形一展,如鬼魅般飛快欺近,手中巨劍再次一動,徑直朝倒在地上鐵堅砍了下來。

    未曾想到,鐵堅藏于背后的右手猛然甩出,一把黃沙包裹著淡淡焰芒,化為一道飛箭一般,斜向上拋射而出。

    如此近的距離,馬臉巨漢根本收勢不及,情急下另一只手大袖一甩,擋下了大半黃沙,但仍有不少撒在了臉上。

    這些黃沙每一顆都猶如被燒紅的鐵粒,頓時將巨漢一張馬臉燒的皮開肉綻,血肉模糊,口中發出一聲慘叫。

    鐵堅此刻卻一個鯉魚打挺的翻身而起,手中長劍猛然一抖的閃電般一斬而出,一道血色劍影如靈蛇出洞般,直取巨漢胸前心臟要害處而去。

    就在長劍劍尖距離對方胸口不足半尺之時,巨漢卻猛地將手中巨劍一橫,擋在了身前,半尺寬的劍身藍光一盛。

    “鐺”的一聲脆響。

    在藍紅兩色光芒的沖撞中,鐵堅的長劍濺起了幾絲火星,反被巨劍震得彈了開來。

    鐵堅一擊不成,身形前沖之勢毫不遲疑一收,一個轉身便往后退去。

    “老子活撕了你!”

    馬臉巨漢顧不得臉上的火辣劇痛,大吼一聲,手中巨劍向著未及退出多遠的鐵堅頭顱,狠狠斜劈了下來。

    鐵堅背朝著巨漢,似乎早有所料般,身形一矮,單足猛一用力,整個人幾乎貼著地面的彈射出去丈許,接著一個急轉向,竄到了數丈外才停了下來。

    此刻的鐵堅胸膛起伏,不停地喘著粗氣,臉色有些蒼白,額上滲出了絲絲冷汗。

    他雖然躲開了巨漢的反手一擊,但頭上赤色發帶卻被劍鋒劈去,看起來披頭散發,顯得頗為狼狽。

    鐵堅一路行來,本就負傷在身,方才一連串的手段已是透支了他僅存的絕大部分體力,最后這一手保命身法更是對雙腿肌肉造成了重大負荷。

    此時他體內法力也殘存不多,情勢顯得愈發不妙起來。

    鐵堅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氣,試圖讓身體放松了一些,他將手中長劍提了起來,劍尖指著前方,擺出了搏命一擊的架勢。

    “你小子倒是命硬,不僅撐過了先前數日的沙塵暴,還能在我手下堅持至今,真是讓人佩服啊。”

    馬臉巨漢見狀并沒有急于上前進攻,而是翻手取出一張符箓往腦門上一拍,青光一閃的止住了臉上的傷勢后,突然面露猙獰嘶吼起來。

    “不過你認為就憑你如今的樣子,還能從我手中逃掉嗎?我看你不如乖乖束手就擒,還能少受些罪。”

    “嘿嘿,之前死在我手上的那幾人也是這么說的。”鐵堅聞言,冷笑一聲,出言反譏道。

    “找死!”

    巨漢聞言額頭青筋一挑,再不多說的往前一躍沖出,身形尚未落下,手中巨劍猛然由上至下的虛空劈下,頓時一道丈許來長的藍色劍光一斬而出,將鐵堅身形罩在了其下。

    鐵堅一咬牙的將體內法力瘋狂灌入手中長劍,接著握劍手臂猛地一揮,長劍頓時血色大放,宛如一道血虹的迎了上去。

    “砰”一聲,兩劍相交,血藍兩色光芒一下爆裂而開!

    鐵堅仰天一口鮮血噴出,手中長劍更是直接被斬成了兩截。

    面對即將劈落的巨劍,鐵堅沒有再試圖閃避格擋,而是將另一只手掌一抬,一顆碗口大小的火球浮現而出,朝著巨漢面門直飛去。

    這已然是他體內僅剩的最后一絲法力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煉劍>,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快3出111下期出什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