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穿書之神秘大佬求別鬧 > 285 回家,聶元帥的夸獎(2)

285 回家,聶元帥的夸獎(2)

    “哎喲小寶貝,你竟然會叫姨了。”

    黎棠月簡直心花怒放,她快速攔住沖過來的學步車。

    “姨姨~”

    壯壯抬起頭看著她,拉著她的褲子朝她露出燦爛的笑。

    本來他就長得像是從年畫里面出來的娃娃一樣漂亮,加上現在天氣轉熱了,他只穿了短袖短褲,露在外面的小胳膊小腿胖乎乎的,讓人忍不住想下手捏捏。

    “小乖乖。”

    黎棠月把他從嬰兒車里面抱出來,才發現他比她走的時候又沉了很多。

    這時,聶庭軒把壯壯接過去,對她說:“我來抱。”

    壯壯被抱過去后忙轉頭看向黎棠月,那樣子,深怕她又不見了一樣。

    黎棠月和聶庭軒這才一起朝客廳里面走去。

    “伯父,伯母,微微,凌峰。”

    “小月,你終于回來了。”

    蘇念微走過來拉住她的手,說:“這段時間都要擔心死我和母親了,你一直在病毒感染區,我們又打不通你的電話,只能從大哥和凌峰那里聽到你的消息,當時那么多感染的人,你一定沒有好好吃飯和休息,看你黑眼圈都出來了。”

    黎棠月朝她笑笑:“還好,想著能把大家治好,我就感覺不到累。”

    兩人說著就走到沙發邊坐下來。

    聶夫人看著她,語氣中帶著心疼:“你這孩子,才出去個把月就瘦了這么多,接下來一段時間不要去實驗室了,在家里好好補補身體。

    你和小軒的婚期快要到了,你剛好可以把你想邀請的客人名單列出來。”

    黎棠月朝她點點頭:“好的,伯母。”

    聶夫人這才放心了。

    接著黎棠月和幾人說了一下在感染區發生的一些事情。

    雖然黎棠月他們已經研究出了XX病毒的抗生素,但是還沒有來得及進行臨床實驗。

    病毒一爆發,他們直接去了感染區,在那里也算吃了一些苦走了一些彎路才把病毒全面控制住。

    幾人聽后,都忍不住吁噓。

    過了好一陣,聶元帥對她說:“你們辛苦了。”

    “不辛苦。”

    黎棠月笑瞇著眼睛說:“作為醫生,我們的職責就是治病救人,看著一個個病人被自己救好,就是一件最值得高興的事情。”

    聽到這話,一直不拘言笑的聶元帥也彎起了唇角。

    “小月說得很對,做得也很好,不愧是我們聶家的兒媳。”

    黎棠月被表揚了,心里別提多高興,直接就笑彎了眼睛。

    剛好壯壯一直看著她,見她笑得這么高興,也跟著笑起來。

    那傻乎乎的樣子,看得黎棠月終于沒忍住用手捏了捏他的肉胳膊。

    然后問:“壯壯會走路了嗎?”

    壯壯現在已經有八個多月。

    蘇念微回答她:“這小子膽子大,能走幾步了就恨不得到處跑。不過還是得扶著東西走。”

    “不錯不錯,剛好接下來我很閑,到時候給壯壯做一點補鈣的小零嘴,保準讓他還沒滿一歲就能到處跑。”

    “這小子現在已經恨不得到處跑了……”

    蘇念微說到這個就頭疼:“我都不敢帶他到珠寶店去,辦公室根本就關不住他,他現在只要沒人看著,一下就爬得不見人影。”

    小家伙不會走就爬,那速度是杠杠的。

    壯壯聽出來在說他,特意轉過來看著蘇念微,朝她討好的笑著叫道:“麻麻~”

    蘇念微本來還頭痛的表情沒有崩住,直接就笑了,笑過后捏捏他的小鼻子,笑罵道:“你這小子,就知道討好人,不知道這是和誰學的。”

    蘇念微說完,突然睨了一眼坐在她旁邊的聶凌峰,眼中明顯寫著:肯定是你教的!

    聶凌峰無辜的朝她聳聳肩。

    懂得討自己喜歡的女人歡心,是聶家男人的優良基因,他可沒有教。

    “沒想到大半個月沒見,壯壯都已經叫人了……壯壯還會叫什么?會叫伯伯嗎?”

    壯壯聽到這話,看著聶庭軒就叫道:“不不~”

    “噗!”

    黎棠月沒有忍住,直接笑噴了。

    聶庭軒一臉嚴肅的指正壯壯:“伯伯。”

    “不不~”

    “伯伯。”

    “不不~”

    黎棠月忙拉住不把人教會就不罷休的聶庭軒,說:“壯壯還小,發不準音也很正常,你別糾正了,你看他都急了。”

    這時聶凌峰郁悶的說:“叫你不不總比叫我趴趴好。”

    黎棠月“……噗……”

    壯壯見黎棠月笑,也跟著笑,還伸出手要她抱。

    黎棠月就接過來抱坐在腿上,邊逗著他邊繼續和大家說著話。

    很快就到了吃飯的時間,吃完飯,父子三人去書房談事情。

    黎棠月,聶夫人和蘇念微就帶著壯壯去園子里面散步。

    夏天黑的比較晚,這個時候太陽剛下山,天邊一大片火燒云照在聶家園子里面,把整座園子染上一種金紅色,簡直美不勝收。

    壯壯到了園子里面要自己下來走,蘇念微就一只手牽著他。

    小家伙走得磕磕絆絆的,但是很高興,一路上咯咯咯的笑過不停。

    蘇念微這時提到了今天聶庭軒對黎棠月求婚的事情,“沒想到大哥會當著那么多國內外媒體記者向你求婚,當時整個網絡都爆炸了,不過真的好浪漫。”

    黎棠月抿著唇笑,“我當時也沒有想到他會突然向我求婚。”

    聶夫人也笑著說:“小軒在感情上是最內斂的,在沒有遇見小月之前,不管和哪個女人接觸都會保持禮貌的距離,我都擔心他會不會打一輩子光棍了。”

    蘇念微接話:“母親之前就說過,只要大哥有喜歡的人,就算是男人她都接受。”

    “噗……”黎棠月實在沒忍住,笑著說:“我在和他接觸前還想著他應該有一車的女朋友。”

    “是什么讓你有這種錯覺的?”蘇念微一臉黑線。

    黎棠月嗤牙:“他的長相啊,一個男人長得那么帥,不花心都對不起自己的長相。”

    “……”

    聶夫人和蘇念微都用無語的眼神看著她。

    黎棠月無辜的朝她們眨眨眼睛:“有可能是我進入書中后,看的小說太多了。”

    蘇念微立即來了興趣:“表姐,你和大哥當時到底進入的一本什么樣的書中?”

    黎棠月想了一下,大略的和她們說了一下。

    “原來是大總裁小說中。我猜大哥到了書中肯定也是了不起的大人物,就他的能力,是不是直接把男主干掉當的男主?”

    黎棠月失笑搖頭:“沒有,他在書中也是腦子受了重傷。”

    蘇念微有點吁噓:“大哥真慘。”

    聶夫人則心疼的問:“那他在書中是不是也受了很多病痛的折磨?”

    “還好……”黎棠月想到當時聶庭軒只要抱著她睡就不頭疼的事情,嘴角不自覺上揚,“他的頭基本沒怎么痛,就是后來昏迷的時間多。”

    聶夫人的心疼這才收起來一點。

    三個男人去了書房差不多兩個小時才出來。

    這個時候天已經黑了,三個女人就在客廳里面等著他們。

    壯壯已經睡了過去,蘇念微直接把他放在沙發上,再給他肚子上搭著一個床小薄被。

    聶凌峰走過來就把他抱起來對幾人說:“我明天要出早門,和微微先去休息了。”

    幾人點點頭。

    聶凌峰就和蘇念微一起帶著壯壯朝大門外走。

    黎棠月他們繼續呆了一會兒,也回了他們的院子。

    兩人一走進臥室,黎棠月等聶庭軒關上門,反身就樓住了他的脖子。

    她一只手玩著他的耳垂,問他:“庭軒,我走了這么久,你有沒有想我?”

    聶庭軒一只手攬在她腰上,另外一只手捏著她的下巴,接著低下頭。

    他用行動告訴她,他到底有多想她。

    很久以后,黎棠月把頭枕在聶庭軒胳膊上,正昏昏欲睡的時候,聶庭軒突然告訴她:“那個女作者已經正常了。”

    黎棠月猛地睜大微瞇的眼睛,突然想到東方淳,直接把頭埋在他臂彎,一副準備當鴕鳥的樣子。

    聶庭軒見她這種反應,心里一軟,說:“既然黎……書里面的黎叔是現實中的人,我們就可以不用讓作者再寫他了,你想讓她怎么寫其他人的結局,我們明天可以過去讓她改寫。”

    黎棠月這才從他臂彎里抬起頭,想了一下,說:“我想讓陽子活過來,最好沒有最后他死那一段。”

    一提到徐向陽,她心里就涌起一股說不出來的復雜感覺:“他一直把我當成原主,剛好讓作者把他和原主配一起。”

    “嗯。”

    黎棠月又想了一下,接著說:“還有老師,我希望他能在書里面的世界成為醫學界最厲害的腦科教授。”

    “好。”

    黎棠月沉默了一陣,就在聶庭軒以為她睡著了的時候,她又說:

    “書里面男主太霸道無情,動不動就讓其他公司的人倒霉破產,我們讓作者把他送出國去或者直接控制在國內,別在禍害我們認識的那些人了。”

    “嗯。”

    ……

    “庭軒,我困了~”

    “睡吧,晚安。”

    “晚安。”

    第二天早上,黎棠月感覺到身邊有動靜就睜開了眼睛,剛好看見聶庭軒起床穿衣服。

    她用欣賞的目光看著他穿上襯衣,正打算閉上眼睛繼續睡覺。

    聶庭軒這時回頭說:“醒了就和我一起去晨練。”

    黎棠月一聽這話,干脆把被子拉著捂住頭,在被子里面說:“我沒有醒。”

    聶庭軒被她這反應惹笑,就坐在床邊語重心長的說:“你平時做實驗也沒有多少時間鍛煉身體,這樣不好,以后沒事就天天和我一起去晨練。”

    黎棠月聽到這話,把被子拉開,朝他眨眨眼,說:“相對去外面晨練,我更喜歡在臥室里面做運動,要不你也別去晨練了?”

    聶庭軒眸色轉深,伸出手在她腰間按了一下,“你要是不怕等一下腰酸腿軟,我很樂意配合你的想法。”

    黎棠月:“……”

    這人說得這么一本正經,有本事別動手。

    她朝他哼了一聲,伸出手指指衣柜:“給我拿衣服,我要起床了。”

    聶庭軒露出失望的神色,不過還是過去給她拿來了衣服。

    等她穿好,兩人一起去洗漱間刷牙洗臉,接著走出院子慢跑。

    兩人跑了差不多十五分鐘,就在路上遇到了同樣跑步的聶凌峰。

    黎棠月早就不想跑了,就停下來問聶凌峰:“凌風,微微和壯壯起來了嗎?”

    “起來了,微微帶著壯壯到前面那座林子里面找母親去了。”

    黎棠月就笑著對兩人說:“那你們繼續跑吧,我去找她們,說完抬步就走。”

    聶庭軒也不阻止,說了一句,“你要是找不到人就直接去前面別墅,別走丟了。”

    黎棠月回頭不滿的覷了他一眼,“我又不是路癡,怎么可能走丟。”

    說完就大步朝前面的林子里面走了。

    看著黎棠月朝氣蓬勃的樣子,聶庭軒不自覺揚起唇角。

    等人走遠后,他才收回目光問聶凌峰:“什么時候出發?”

    聶凌峰看了一眼腕表,“還有二十分鐘,陳副官會過來接我。”

    聶庭軒點點頭,兩人一起繼續晨跑。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穿書之神秘大佬求別鬧>,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快3出111下期出什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