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虎嗅薔薇:宮少的契約寵妻 > 第310章:以退為進

第310章:以退為進

    阿勇驚得一愣,看到宮尚清冷的姿態,旋即明白這是自家少爺在玩以退為進的手段。只有這樣,才能使多疑的雷鳴打消對阿鬼的懷疑。

    果然,雷鳴一聽到這話就笑了:“想挑撥我們的關系,門兒都沒有。”邊說著一把攬住阿鬼的胳膊,以示他們上下屬關系挺好。

    阿鬼笑了笑,很是牽強。

    因為雷鳴臂彎的力量越收越緊,幾乎快要勒斷他的脖子。

    宮尚眸光一緊,卻是不慌不忙地叫上阿勇:“我們走吧!”

    “是。”

    領著阿勇,從雷鳴身邊擦肩而過,卻是在看到因呼吸因難而臉色漲紅的阿鬼時,微微彎了下唇。

    那嘲弄的弧度雷鳴頓感無趣,臂膀不知不覺地松了。

    宮尚依然沒看雷鳴一眼,只是朝寧老打了個招呼:“早上吃的太飽,我們需出來消化一下,這園內園外,是可以隨意走動的吧!”

    寧老將這一幕看在眼里,計在心里。他想,若不是宮尚城俯深,看穿雷鳴這是在試探,故意不理會,那就是他們跟這個阿鬼真的沒有暗通來往,所以才會不顧阿鬼的死活。

    寧老想得入神,直到宮尚再次喊了他一聲,才后知后覺地道:“自然,在我這兒沒有禁區。”#1.3141075

    “既然寧老發話了,那我們就隨意了。”

    說罷,宮尚便帶著阿勇大搖大擺地走了。

    雷鳴松開阿鬼,解除禁錮的他努力地呼吸著新鮮空氣,就在剛才,他真的以為他就要死在這里了。

    他感覺得到雷鳴試探下的殺心。!#!$

    他知道雷鳴是一個寧可錯殺一千也不會放過一個的性子。

    然而,雷鳴居然還是放過他了。

    為什么?

    雷鳴指著他,陰森森地警告道:“只此一次,下不為例!”

    雷鳴剛才是想真的勒死阿鬼的,最后收手,一來是不想著了宮尚的道,萬一阿鬼是冤枉的,錯殺他不要緊,讓宮尚嘲笑,才是他不愿看到的。二來,他到這邊沒帶什么人,只有一個阿鬼,這小子聽話,機靈,他用得實在順手,要殺了,實在有點可惜。!)&%

    而宮尚,他實則也察覺到雷鳴的殺心與試探,只不過他在賭。賭雷鳴的愚蠢。人在過分小心翼翼之下,思維反而會受到局限,甚至有時候會逆向思考,也就是人們所說的自作聰明。

    他知道言語上是不能擊退雷鳴的疑心,因為他本身也不是一個多話的人。既然早晨他都不屑與雷鳴說句話,如此地看不起,此刻解釋太多,不是反而讓他起疑嗎?

    所以干脆用激將法,激他一下,或許局勢會不一樣。

    果然,他賭贏了。

    事實再次向他證明,雷鳴不光愚蠢,還自高自大自負。這樣也好,他對簡瑤做過的那些事,如何清算,宮尚心中也有個數了。

    “往后那兒不能再做我們的秘密聯絡地點了。”

    整件事,唯有這一點有些可惜。

    好在,沙漠蜃樓不小,再找一處也不是什么難事。

    宮尚道:“從今天開始,我們的行動要更加小心,從容。”

    阿勇點頭:“明白。”

    回到住處的阿鬼,心跳得厲害。

    那種被遏制喉嚨的死亡恐懼哪怕已經過去半個小時仍是心有余悸!連倒杯茶的動作都是顫抖的。

    雷鳴抵著舌頭笑罵了一句:“沒出息的東西,你不是沒死嗎?”

    “是是是,多謝雷哥手下留情饒了我一命!”

    “我最多饒你這一次,再有下回,門兒都沒有。”他破原則也是分次數的,不會沒有底限。

    阿鬼知道,連忙點頭作揖:“感謝雷哥信任,下次再也不會了。下次我碰到他們,我繞道走,有多遠滾多遠!”

    “滾的是他們,你只能讓他們滾遠點就行了。記住了,這是我青幫的地盤,不是他宮家的。”

    “是是是。”阿鬼虛抹了把額頭上的汗。

    他越裝得貪生怕死,感激涕零,就越得雷鳴的信任。

    他知道雷鳴在內園放過他了,但一直到現在都還在考驗他。

    所以他不得不小心翼翼應付。

    “不過那個宮的確實看著不太順眼,我跟寧老說了,他同意找個機會教訓他,只要不把人弄死就行!”雷鳴喝著阿鬼倒來的茶,一臉的嗜血笑容。

    “為什么不直接把人弄死?”阿鬼本身就奇怪寧老對宮尚的態度,留著不殺,也不見毒打虐打,他到底想干什么?

    “寧老說,要等一個重要的人來……”

    “誰?”

    阿鬼下意識地問,問完才知道自己問急了。幸好雷鳴沒想太多,心里裝著的全是對宮尚的仇恨和接下來如何打擊性的報復。砰地一聲,他放下茶杯道:“誰就不用管了,反正他來青幫,是有來無回的。”

    誰來也救不了他!

    這個誰,雷鳴不明說,阿鬼腦子轉了一圈,略一思索心中便有了數。他想,宮尚應該也能猜到的。

    宮尚的確猜得到。

    但他想,這個人不會來。

    又或者,等不到這個人來,他就已經先行離開。

    是的,必須是這樣。

    只有這樣,才符合那個人的風格,也只有這樣,他才能以預期的速度完成所有事,并和簡瑤團聚。

    遠在青州島的簡瑤,似乎和宮尚有了心靈感應。

    在給康歡施針治療的時候,手突然重了一下,疼得康歡直吸氣。凝著兩條濃眉迷茫地望著她。

    “對不起。”簡瑤趕緊從桌上抓了顆糖喂到他嘴里。

    康歡眉毛鎖得更緊了。

    康博正好從外面進來,看到這一幕忍不住道:“你總把歡兒當小孩看,這樣是不是不太好,再說,給他吃這么多糖沒問題嗎?”

    “有什么問題?小孩不都喜歡吃糖?”

    “我說的是牙!歡兒已經換過牙齒了,要是被蟲蛀,下次就得人工換牙了。”康博苦笑道。

    別等病還沒治好,落得一嘴的蟲蛀牙,那就難看了。

    “放心,不會的。多給他漱口就行,再說真要人工換牙了,那也不是我的責任。”

    “不是你的,那是誰的?”

    “當然是你這個做哥哥的責任了,這些糖不都你買的嗎?”

    康博嘴角抽了下,合著最后都是他的不是了。

    糖是他買的不假,可是她簡瑤讓給買的啊,再說這顆顆這樣投喂也是簡瑤干的。怎么都變成是他的問題了?

    福利!掃描二維碼關注書叢公眾號即可領取40

    書叢幣!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虎嗅薔薇:宮少的契約寵妻>,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快3出111下期出什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