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二婚甜蜜蜜:偏執總裁買一送一 > 第229章 領了離婚證

第229章 領了離婚證

    顧小漠:“!!!”

    傅雋川則將調研表攥在手心,冷著臉去開門,門開不動。

    廣播聲又起:“請雙方交換調研表,方能打開門。”

    顧小漠震驚了,沒想到這邊還能玩這一套。

    傅雋川冷著臉說:“我要見你們領導。”

    傅雋川、顧小漠拒不配合,僵持了半個小時后,工作人員收走了他們的調研表,不再要求他們互相分享,緊接著簽發了他們的離婚證。

    顧小漠還要回去照顧念念,拿了離婚證匆匆走了,傅雋川坐在原地,摩挲著屬于自己的離婚證。

    老工作人員在一旁說:“你們這些小年輕啊,閃婚閃離,都不知道自己心里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也許明年又來復婚。”

    “要是想明白了,可以一起來拿這兩份調研表。”

    余凱定尷尬地站在一旁,示意工作人員不要再說了。

    “傅先生,我們走吧。”#1.3141075

    傅雋川將離婚證放進口袋中,起身離去,上了賓利。

    車后座好像還殘留著淡淡的,顧小漠的味道。

    傅雋川垂下眸,掩去自己的真實情緒,冷聲吩咐余凱定:“明天去洗車。”

    “是。”!#!$

    車子開動,沿途風景飛速掠過,傅雋川余光瞥見了傅雋衡的座駕。

    傅雋衡送顧小漠來領離婚證么?

    呵。

    傅雋川正要譏笑,心臟的位置卻撕扯著痛,他的目光克制地落在車內。

    行人匆匆皆是過客,有什么好看的。!)&%

    “傅先生,長青那邊在問你什么時候回去。”開車的余凱定打破沉默。

    “明天就走。”傅雋川仿佛有些迫不及待。

    回到家,傅雋川發現處處都有顧小漠存在過的痕跡,讓他怎么也無法從現在的情緒中走出來。

    “徐姨!”傅雋川冷聲吩咐,“家里太臟了,組織一次大清掃吧。”

    徐姨望著一塵不染的房間,低頭說:“好的。”

    傅雋川看到不少屬于顧小漠的東西,成了枯色的野花花束,顧小漠的衣服,顧小漠的牙刷……傅雋川面無表情地一一掃落,動作利落而有力,讓人不難覺察出他的堅決與痛苦:“這個女人的東西,全都扔出去!”

    徐姨震驚地看著傅雋川,她好像第一次看到傅雋川的情緒如此外露。

    “大少爺……您和少奶奶……”不是剛和好么?

    “別再叫她少奶奶。”傅雋川木著臉說,“我們已經離婚了。”

    徐姨瞪大了眼睛。

    傅雋川無暇觀察別人的反應,他環視一周,沙發要扔,他和顧小漠纏綿過,茶幾要扔,顧小漠在上頭寫過字泡過茶,床要扔,顧小漠睡過……

    “這些東西通通扔掉!”傅雋川大聲道。

    “大少爺,這些都扔了您能習慣嗎?”徐姨忍不住問。因為傅雋川是阿斯伯格綜合征者,天生“戀舊”,很難接受自己世界如此翻天覆地的變化,要不然也不會每次出差都把被窩等日常用品都帶上了。

    “今天之內全部扔掉!”傅雋川堅決地說。

    徐姨不敢再有異議,連聲答應了。

    陵川院的動作太大,鬧得鶴園都知道了,傅老先生得知傅雋川離了婚,喜得合不攏嘴,還打電話告訴段秀穎,讓她中午來家里吃飯。

    這下子該知道的人都知道了。

    傅雋川受傅老先生命令來鶴園吃飯,看到段秀穎他便往回走,如此不給面子,傅老先生也沒生氣,樂呵呵地跟段秀穎說:“他剛離婚,可能情緒還沒緩過來。”

    段秀穎自己知道自己的事,勉強擠著笑說:“沒事,我不會介意的,傅爺爺,我們快吃飯吧。”心里卻想,不管怎樣,他們兩個人離婚了,這是好事!和傅大哥的關系慢慢修復就好了……

    傅雋川開著車出了傅家,漫無目的地下了山,腦子想的通通都是顧小漠和傅雋衡,想他們是不是在慶祝了,想他們是不是在接吻了,想得險些要發瘋。

    傅雋川痛苦不已,匆匆停了車,輪胎與瀝青地面的巨大摩擦聲讓他難得恢復了一絲清明,他雙手環著方向盤,垂下頭。在這無人窺視,無人知曉的時刻,他流露出痛苦之色。

    不知過了多久,傅雋川的電話響了。

    “喂。”

    “雋川,我這邊有個酒局,你來幫我撐撐場吧。”是紀謙的聲音。

    也許他就該用酒精讓自己輕松一下,這般想著,傅雋川的聲音疲憊極了:“在哪里?你給我發定位。”

    “謝了!”

    傅雋川拿著手機的手落在腿上,不久,手機震動了一下。

    傅雋川坐直腰,抹了把臉,已然恢復往日面無表情的高冷狀態,他垂眸點開定位。

    四十分鐘后,傅雋川和紀謙匯合,紀謙問:“聽說你要來,突然涌來了很多往日請不到的大人物,海發銀行的行長還托我問你一句,說想求見你一面,你答應不答應?”

    傅雋川垂眸,懨懨道:“隨便吧。”

    紀謙一愣,往日傅雋川不是這樣的,他問:“你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傅雋川勾起嘴角,卻完全沒有快樂的感覺,他說:“就是離了個婚。”

    紀謙懵了下,身為傅雋川的好友,他是少數知道傅雋川對顧小漠情愫的人。

    “我還是幫你推了那些應酬吧,你今天就在我休息室里喝酒,想喝多少有多少。”紀謙攬著傅雋川的肩往他的休息室走去。

    “不用。”傅雋川說,“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紀謙擔憂地看了傅雋川一眼。

    那頭酒店經理走來,好像有要緊事要紀謙去處理,紀謙匆忙跟傅雋川說:“204,我的房間,你先去休息,我等會兒去找你。”

    說著,紀謙匆匆走了。

    傅雋川并沒有去204號房,他緩步走到自助餐區,要了一杯紅酒。

    “念念好多了吧?”

    突然,傅雋川聽見了傅雋衡的聲音,從陽臺處飄進來的。

    傅雋川垂下眸,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托著酒杯的手指卻驟然用力。

    “你別太擔心了,念念有再生障礙貧血,就算只是小小的感冒也是要拖好幾天才能好的,更別說這個手足口……”

    福利!掃描二維碼關注書叢公眾號即可領取40

    書叢幣!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二婚甜蜜蜜:偏執總裁買一送一>,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快3出111下期出什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