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明天下 > 第八十五章苦心人,天不負!

第八十五章苦心人,天不負!

    第八十五章苦心人,天不負!

    “這也太無法無天了……”

    錢少少羨慕的道。

    云昭總覺得這個孩子的腦子有問題,他心中的仇恨總是表現的持久而熱烈。

    就像明月樓一樣,已經被他連續搶劫兩次了,他依舊對明月樓充滿了興趣。

    云昭相信,兩次,絕對不會是盡頭。

    云昭甚至相信,他以后絕對不會一次就把明月樓弄死,只會不斷地用各種手段搶劫,還會掌握好一個平衡——即不死不活。

    讓明月樓的主人即舍不得關閉,又賺不到多少錢,痛苦的茍活著,應該是錢少少的目的。

    對于這件事,云昭只是覺得疑惑,卻不會太重視,畢竟,他才是錢少少仇恨跟變態心理的受益者。

    瞅著這個大腦袋瘦弱的男孩不知疲倦的在院子東跑西跑的干活,云昭覺得自己可能該跟這個家伙好好談談。

    像云楊一眼陽光就很好,像云卷一樣樸實也很好,甚至像云舒,云樹一般愚蠢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人——萬萬不能成為變態。

    其實,在錢多多的眼中,云昭才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變態。

    一個八歲的小孩子就把自己活成老狐貍一般,實在是沒有什么趣味。

    主要是不好騙,再加上對她這樣的美人兒視若無睹,這樣的人不是變態,又是什么呢?

    當日里,云昭燒自家借據的時候,錢多多覺得自己的心都要碎了。

    這些天她一直都是云娘的左膀右臂,甚至已經開始幫助云娘整理一些無關緊要的賬目了。

    就是從這些賬目里,錢多多管中窺豹般的尋找到了云氏真正強大的原因。

    每個人的家財都是一點一滴積累起來的,甚至要好幾代人成年累月的打根基,子孫才能過上好日子。

    云昭一把火燒掉了云氏手里的所有借據,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敗家子行為。

    只是,云昭跟所有敗家子不同,每次見他開始敗家的時候,就是云氏迅速變得更加強大的起因。

    那一枚晶瑩剔透的青玉簪子錢多多非常的喜歡……于是,她就拿著簪子在云昭面前無數次的插在頭發上,又依依不舍的取下來,希望云昭這個敗家子可以大度的說一聲‘這東西歸你了’。

    可是,從云昭走進帳房到離開,他都沒有看自己一眼……

    “姐姐,你放心,等我給少爺立下大功之后,我一定把這枚簪子討來送給你,你戴著真好看。”

    錢少少的大腦袋從窗戶外邊探進來。

    錢多多搖搖頭道:“你要來的沒意思。”

    “少爺不喜歡你!”

    錢少少一句話就終結了錢多多剛剛生出來的愛情。

    “你怎么知道?”

    “我當然知道,少爺在夢中喊了無數遍‘老子怎么這么倒霉啊’,也喊了多次‘媽媽’‘爸爸’甚至還叫過‘福伯,猛叔’,甚至還在睡夢中喊過我的名字,就是沒有喊過你的名字。”

    錢多多噘著嘴道:“我不稀罕!”

    錢少少點點頭道:“這樣最好。”

    說完就晃晃手里的一大包茄子根,去了云蛟的房間,聽大夫說這東西煮水清洗傷處,對治療凍傷有奇效。

    云昭繼續在苦惱中。

    那些追隨云福,云蛟去了金絲峽的渭北山民,并背著金銀財寶回來的人,對于金銀的需求并沒有云昭想象中那么熱烈。

    云昭準備用金銀賞賜這些人的時候,他們委婉的表示,如果能賞賜他們一些田地跟糧食,就把這條命完全徹底地賣給云氏了。

    對于金銀的使用,他們沒有經驗,渭北高原上的人更喜歡以物易物的原始交易,而不是金銀。

    藍田縣是一個多山地區,山區幾乎占據了這個縣的八成面積,剩下的兩成才是適合人類耕作的地方。

    給土地,這讓云昭很為難,數千年來,藍田縣能耕作的土地早就被祖先們開荒了,但凡是沒有開發的地方,絕對是不適合耕作的荒地。

    春天就要來了,只要是農夫,沒有人不羨慕有土地的人,如果到了春天,農夫還沒有忙碌起來,這說明這個農夫就要死了。

    “少爺,您其實可以把這些人安排到鳳凰山一帶啊!”

    錢少少的一句話讓云昭有如夢初醒之感。

    鳳凰山一帶的人不是盜匪也跟盜匪有很大的關系,這一次洪承疇兵發鳳凰山,為了保持自己埋伏的有效性,八千大軍先是將鳳凰山一帶清洗了一遍,斷絕了盜賊們的耳目。

    然后就把盜匪堵截在山谷里進行了一場殘酷的大屠殺。

    洪承疇是一個很講規矩的人,他的任何行為都經得住考究。所以,他是以官府的方式進行的屠殺,按照《大明律》的法律條文來處置山賊的后果就是株連了很多平民百姓。

    因為他將土匪統統定性為反賊。

    畢竟,這些人已經自己建立了屬于自己的官府,有收稅,斷案,派軍餉,服徭役這種行為,有很清晰的法律條文來支持他的殘暴行為。

    所以,一萬多人命喪黃泉!

    云昭的北鄉不過一萬三千余人,而地勢更高,道路越發崎嶇的鳳凰山一帶被殺了一萬人,基本上,那里就沒有什么人了。

    從洪承疇給云昭的書信中,可以清楚地看到洪承疇殺人的心路歷程。

    正如他所說——人人都說大明朝已經窮途末路,有本官在,就不允許這樣的局面發生,凡是反叛我大明者——斬!

    云昭以為這樣的行為多少有一些歇斯底里的心態在作祟。

    當大明朝沒有任何可以拿得出的東西來安撫自己的百姓的時候,屠殺就成了最優選則。

    既然鳳凰山一帶沒有人了,也沒有人來管理,云昭覺的可以把自己的藍田縣縣境往鳳凰山一帶挪一點。

    反正就是挪動一下界碑的事情,不算太難。

    這樣做也算是為洪承疇考慮,無論如何他在那里殺了上萬人,這對一個高貴的文官來說都是污點,哪怕這些人被殺的有理有據,洪承疇也一定不愿意在死后讓史書重重的記錄一筆關于他嗜殺成性的記錄。

    云昭知道,他死后的口碑遠比嗜殺成性更加的令人惡心——《貳臣傳》上的頭牌人物,也不知道他的靈魂有沒有在夜晚發出哀嚎之音。

    想到這里,云昭就讓錢少少準備了筆墨紙硯,提筆給洪承疇寫信,向他征詢是否可以向鳳凰山一帶安置流民,并且殷切的希望洪承疇不要沒收云福從大路上帶回來的糧食,好讓他繼續完成安置流民這樣的大慈悲功業。

    信被快馬送走了,云昭的一顆心也就放下來了,開始跟一些被選出來的流民領袖商量安置他們去鳳凰山的事宜。

    春天的雪,來的迅猛,化的也迅速。

    小河溝里的水已經不能被稱之為溪水或者小河了,水勢洶涌,咆哮著撕開冰層,灌滿了一個又一個水塘,最后被過濾成清水一頭扎進了云昭冬日里帶人修整好的水庫里。

    清朗的日子里,云昭站在高處,俯視著腳下的土地。

    早春的藍田縣原野上依舊光禿禿的,可是一面面如同鏡子一般的水塘,在陽光下反射著令人愉悅的光芒。

    看這個景致的不僅僅有云昭,還有藍田縣新上任的縣丞,主簿,典吏,以及大大小小的官吏。

    更有在冬日里豁出命去干活的百姓,流民。

    云昭欣賞了好一陣子,才對這群部下笑道:“你們看,天災沒有那么可怕。”

    眾人自然諛詞如潮。

    藍田縣縣丞章天雄越眾而出,朝站在高處的云昭抱拳道:“縣尊毀家紆難自然是高風亮節。

    現如今,災難已經不再威脅我藍田縣,縣尊當初付出多少,本縣百姓愿意雙倍奉還,大家說對不對啊?”

    隨著章天雄的鼓噪,一干富戶全部跟著請求縣尊應當在秋后笑納百姓的賠償。

    云昭似笑非笑的瞅了一眼面露憂色的中戶,乃至下戶流民,雙手往下壓一壓,偌大的山頭頓時變得鴉雀無聲。

    云昭用最大的聲音沖著面前的富戶,上戶們吼道:“此次救災,減災,不論云氏以及其余人等奉獻了多少,奉獻了就是奉獻了,不得再從公中找回!

    我身為一縣之尊,要的是百姓富足安康,要的是國泰民安,唯獨不要家財萬貫!

    今年,除過必須繳納的賦稅,藍田縣一個子都不會問百姓多收!

    這是你們的縣尊云昭親口說的,在場的眾人,可以將本縣的口諭傳遍四鄉。

    若有任何人膽敢多收百姓一文錢,我就剁他一個手指,以此類推,直到將他千刀萬剮!”

    山頭先是死一般的寂靜,緊跟著,無數人的身軀立刻就矮了下去,無數雙手抱成拳轟然道:“謹遵縣令大人之命!”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明天下>,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快3出111下期出什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