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對著劍說 > 第三百八十七章 我有一個想法

第三百八十七章 我有一個想法

    云暮煙知道血雨早晚會來。

    但眼下孤行人能有立足之地,能夠修生養息的越久,就是越好的事情。

    每隔一段時間云暮煙就會失蹤些天,誰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但再回來的時候,又是一身干涸了披袍的血跡,還有大包制造戰印的材料。

    這樣的狀況持續了半年,到了既往該去的日期,卻不見云暮煙出行,孤行人們都很奇怪,夢中游就替大家伙問她,才聽她說:“沒有混沌之氣,有材料也沒用,再說連續搶了幾個月的材料,各家的防備都更嚴密,也不好下手了。”

    “云首到底搶了誰的?”一眾孤行人們聽的更好奇了。

    “四大武王輪番搶。”

    ……

    孤行人那里,李天照去過幾次,只是要避開別人,行蹤又要說得過去,就沒辦法在逗留的久,匆匆忙的去,匆匆忙的又要走。

    天下各處的孤行人聚集來的越來越多了,李天照跟云暮煙騎馬巡走看著,各村子之間人來人往,很是熱鬧。

    每次來,李天照看云暮煙都有些變化。

    過去那種輕松灑脫越來越少,凝重之色卻越來越多。

    她為將來擔憂,李天照知道,但這沒辦法,他又何嘗不為狹長亂戰之地的未來擔憂呢?

    大地武王至今還沒有對他們發動反攻,好像是默認了狹長亂戰之地目前占據的領地那樣。

    這也給了狹長亂戰之地從容準備的時間,現在內部走入了有序的穩定狀態,半年功夫,狹長亂戰之地區域出現了一次黑云境,八次陰云境,很是收獲了一些混沌之氣。

    萬戰將多了不少,也就有了余力跟風武王那邊合力。

    只是,打了半年,風武王那邊也好,玄天之地那邊也好,跟大地武王那里都陷入了膠著狀態。

    交戰區域彼此的防衛部署都很嚴密,也都有針對性,誰想攻破誰都不容易。

    狹長亂戰之地與大地武王接鄰的城市,大地武王那邊也都部署了不滅王將的記憶印,再者目前的狀態如果可以維持,狹長亂戰之地方面也不宜主動挑事,保持現有邊界,儲備更多混沌之氣,培育更多萬戰將力量,才是目前的共識。

    李天照看孤行人的村子之間都有各自物產,又有穩定的交換,覺得很有意思。“現在三十六武王聯盟之間如果想這樣交換,彼此互通有無的話,應該很不錯!孤行人的方式值得借鑒!”

    “杜絕人們隨意跨越居住區域,杜絕私下貿易,是為了穩定。如果大家隨意交換往來,那么各武王之間的情況就很容易流通互傳,弱小武王的戰士就會了解到更多大武王的情況,有價值的戰斗力會越來越往強大的武王那聚集。”云暮煙眸子里透著濃重的憂慮之色,突然轉了話題問他:“前幾天來了巡守隊伍,卻以為我們是原本安居此地的人。”

    李天照沒說話,也沒什么好說。

    孤行人的數量聚集的太多了,很難長久的瞞下去,他早就對內說這一片是設法聚集起來的、被大地武王強迫遷走的那些人,又以些理由限定了這區域的巡守情況。

    若不這么做,等被人察覺了再說,反而會引起人的懷疑。

    “來自玄天之地內部的壓力最大,是嗎?”云暮煙見李天照點點頭,卻不愿意多談,又繼續問:“玄衣的影響力很大了?”

    “大家都知道她被玄天武王賜姓,是玄天氏族的人,都認為她更能代表玄天武王的意志。玄衣的絕技本也厲害,好幾次加入聯盟的武王都非要武斗一番見識厲害,我分身乏術,都是她獨劍打群戰,見識過她的武王們尤其對她服氣推崇,其聲威當然不在我和破天刀之下。”

    李天照對這本來沒什么擔憂,只是在孤行人的事情上,玄衣就成了他很大的壓力,但多說也沒意義,他既然幫了云暮煙,肯定幫到底,也必須設法應付下去。

    “半年時間十六武王聯盟就發展成了三十六武王聯盟,到底還是你孤王李天照的威名發揮了主要作用,但其中有一些都是距離狹長亂戰之地較遠的邊緣武王,加入也只是名義上,不管物資還是人力,都很難彼此互通。對狹長亂戰之地有直接幫助的,還是十五武王的力量,間接可以助力的也只有八個武王,憑現在聯盟的戰斗力,一旦大地武王和風武王或者玄天之地停戰,騰開了手腳,會很危險。”云暮煙每天考慮的都是生存立足的問題,聚集的孤行人越多,她肩膀上的責任就越重。

    可是,混沌之氣不夠,那就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就沒辦法有萬戰將印。

    “能想的辦法就這么多,沒有混沌之氣混徒奈何?聯盟里制造戰印的材料倒是還有儲備,唯獨混沌之氣沒辦法。半年里因為陰云境和黑云境,多了幾個后天混沌劍客,只是戰斗類的混沌碎片力量卻只有兩個,想要爭奪野外的濃郁混沌之氣,推算出來的地點都遠,等我們過去,早被別的武王的混沌之心吸完了。”李天照說到這里,又說:“如果將來出現了近的,不如我們一起去?你有七色心才能吸收的多。”

    “堂堂盟主,你還真打算去做戰士干的事情?”云暮煙不知道該怎么說他好。

    “內務玄衣基本都接手了,我這個盟主越來越閑,平日有不少時間練劍了,只是向來這里多逗留一會,還得有恰當的行程理由。”李天照說起來,猶自覺得玄衣真是理想的好妻子。

    “內政權力她掌握的越來越多,你會越來越缺乏主動權。”云暮煙本來不想說此事,卻又忍不住提醒了好幾次,這根本是政治不成熟。

    甩手掌柜是不能當的,甩手的領袖更不可能當,什么事情都不管,人心就去了直接管事的人那了。若有旁的可以依憑,那還好說,可玄衣聲威本也高,那問題就很大了。

    “本是分憂,許多事情她都更有主意,夫妻之間也不應在這問題上對她設防。”李天照雖然不會如剛跟山芊啟結婚時候那般毫無保留,但他感覺得到玄衣的情意,如他一般很認真,也很簡單。

    這般的夫妻之間,天然就有情感作為信任的基礎,應該盡量少的設防,如他父母那般,才是正常。

    “當然不是說信任與否的問題,只是很多事情你受到的牽制會越來越大,那時候再想掌握多點主動權,就變成爭斗了。”云暮煙自知跟李天照談論他的妻子很不合適,卻又不得不提醒。

    “也有道理。”李天照顯然沒聽進去,云暮煙看著他,無奈笑了笑,也不再提了。

    只是,想著李天照對妻子如此這般,她一方面覺得他在權力問題上不成熟,另一方面又很欣賞他對感情的態度。

    這么想著,她覺得挺矛盾,理性上的錯誤,卻又成了感性上的美好。

    “其實推算野外的混沌之氣,我也會。孤王如果真想當戰士,碰上距離合適的,一起去?”云暮煙的邀請,李天照本來就很樂意接受,何況還是這種好事,他更不該有拒絕的道理。

    可是,李天照卻拒絕了。

    “如果你自己可以推算,就該獨自獲取盡量多的混沌之氣,我去等于白白得你饋贈,既沒道理也不應該。狹長亂戰之地的未來還很憂慮,但你的情況更緊張,豈能拿混沌之氣當作贈禮?”李天照說罷又道:“倘若過些時候我清閑,無償陪你去嘛,倒是很樂意。”

    “狹長亂戰之地的力量更強,也是好事情。你擔心將來會成為孤行人的壓力,但我卻覺得,關鍵時刻你只要能延緩他們動武的決心,我就可以改變他們對局勢的判斷。”云暮煙這番話說的十分自信。

    “這是不是太自信了?”

    “你怕是根本不知道我云暮煙的厲害。”云暮煙傲然一笑。

    李天照不禁饒有興趣的打量著她說:“你完全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真碰上了距離近的,一起去吧。將來局勢有變,任何合作的收獲都可以成為你延緩局面的把握。”云暮煙考慮的如此周到而長遠,李天照就沒有繼續推辭的理由了,于是點頭答應。

    末了,云暮煙又說:“其實我還想過別的辦法。”

    “比如?”李天照一時還真猜不到她的打算。

    “去武王殿里搜集混沌之氣。”云暮煙說出來時,李天照真的、愣了!

    他之前還說過,旁人都說他李天照膽大包天,他覺得云暮煙的膽子勝他十倍。

    這番話當時既是有感而發,當然也有情緒上的夸張。

    可是現在,他覺得夸張的程度越來越少了。

    云暮煙竟然盤算著去武王殿里搜集混沌之氣!

    她竟然,想去闖武王殿?

    這簡直是大膽的甚至令人覺得瘋狂!

    可是——李天照卻瞬間被勾起了濃厚的興趣!

    “我怎么沒想到!”李天照簡直覺得這主意大膽的太棒了!

    等野外混沌之氣濃郁的地方出現在距離他們近的區域,誰知道要等到哪年哪月?

    可他們缺乏混沌之氣確實卻是當務之急。

    但天下那么多的武王的武王殿里,卻多多少少都有現成的混沌之氣積蓄!

    旁的不說,盯著依附大地武王的那些武王下手,就很合適啊!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對著劍說>,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快3出111下期出什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