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婚昏欲睡 > 第293章 養閑人
    傅景寒將手插在口袋里,看著文初的模樣淡淡的笑。

    房門的設計也是玻璃的,文初低頭看了一眼灰塵,又抽出一張濕巾墊在上面,才擰開了房門。

    進了小屋子之后,發現空間都變得明堂了起來。

    和剛剛辦公室灰蒙蒙的感覺全然不同。

    撲面而來的,還有濃濃的香水味,文初使勁的嗅了嗅,聞到了玫瑰的味道,其中還混雜著一些牛奶糖的味道。

    甜甜的,彌漫在空氣里。

    “這怎么還有一個屋子。”

    文初饒有興致的在屋子里又溜達了一圈,發現桌子上擺放的水杯里還留有半杯水,顯然這個房間一直被別人用著。

    而且房間里被塞得滿滿當當,美甲儀、卷發棒,以及各種各樣的化妝品,還有一面巨.大的化妝鏡,看起來熱鬧非凡。

    文初還以為自己進了一個迪廳。

    這間屋子一共是有兩個門,一個是玻璃墻上的門,另外一個是規規矩矩的隔音門,和剛剛辦公室的房門在同一個方向,一看就是很正經的門。#1.3141075

    文初擰開把手走了出去,見大.波浪正低著頭,百無聊賴地玩著手機,微微皺起的眉毛似乎有些不耐煩。

    聽到有打開門的聲音,大.波浪詫異的抬頭,臉上的愁容瞬間消散。

    “你們怎么從這個屋子里出來了?”

    大.波浪將手機收回到了口袋里,看向文初的目光笑的溫柔。!#!$

    文初臨走出房門還扭頭朝里又打量了一遍,問道:“這個屋子是干什么的,感覺比旁邊的辦公室還要干凈。”

    文初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輕搓了一下之間,有些黏黏膩膩的感覺,把手放在自己鼻尖嗅了嗅,剛進房間時聞到的淡淡的香水味兒,此刻卻是撲面而來了。

    “這個房間是文秘的辦公室。”柜臺文員禮貌地給文初介紹道。

    “文秘的辦公室?”文初挑了挑眉,又扭頭朝屋子里看了一眼。

    “那直接單獨弄一個辦公室就行了,為什么還非要和這個辦公室連著,而且中間還有一道玻璃門,兩邊都是通透的,平時辦個工都不得清靜。”!)&%

    “沒有,之前孫小姐請這幾位文秘過來的理由不是工作方面的,就是讓他平時剝個瓜子遞個水,或者剝個點開心果杏仁什么的,用玻璃連起來比較方便,到時候孫小姐勾勾手指她們就能看到。”

    文初的眼睛睜大,“就剝剝瓜子兒?不干一點別的正事兒?”

    “正事兒?”柜臺文員同樣詫異,“這就是她們的這個事兒啊,只不過是后來孫小姐去國外留學三年,把她們幾個人忘了,所以就一直在這個公司待下去了。”

    文初聽得眉毛跳了跳。

    “你們這邊一個月工資多少?”

    “一個月工資的話。”大/波浪抬眼想了想,似乎是不愿說,但抬頭對上文初略帶些逼問的目光,輕咳了一聲,開口說道。

    “大概一萬左右吧。”

    文初聽的心尖兒都在顫。

    每個月一萬,請過來幾個閑人,而且一閑就是兩三年。

    在文初還在肉疼的時候,大.波浪再次主動開口說道。

    “文總你看你那個辦公室也臟的不像話了,不如請個保潔過來打掃一下吧。”

    文初又回過神,一臉正經的說道。

    “確實,那就麻煩你幫忙從公司里交個保潔過來打掃一下,也不用太著急,明天早上之前能收拾好就行。”

    大.波浪愣了愣,詫異的挑眉。

    “在咱們公司里請保潔?”

    文初對于她的反應同樣疑惑,道:“對啊,不然呢?還要去外面請保潔來打掃嗎?這么大的一個公司,不會連個打掃衛生的人都沒有吧。”

    大.波浪剛剛還揚起了喜悅立刻被壓了下去,不悅的皺了皺眉,冷聲說道。

    “有是有。”

    文初隱約從她的態度里感覺到了有什么不對勁,不耐煩的將手插在了口袋里。

    “那不就行了,直接安排他們過來打掃不就可以了?為什么還要去外面招人,而且辦公室又不是特別亂,只是有些灰塵,多花那些錢干什么。”

    大.波浪聽到文初的語氣,臉色變得更差勁,看都不再看她。

    冷哼道:“這么大的一個公司,怎么還就差去外面請個保潔的錢了呢,以前的孫總可不是像您這么小氣的。”

    身后傳來了傅景寒冷笑聲。

    “怎么,以前那個老板大手大腳慣了,現在遇見一個持家的,不能從中間轉手撈點錢了,就開始不樂意了?”

    一句話被說中了自己的心思,大、波浪臉上紅一陣白一陣,有些惱羞成怒地瞪了傅景寒一眼。

    正想著該怎么開口頂撞回去,見傅景寒走上前,伸手攬住了文初的肩膀,扭頭看著她笑著說道。

    “不如就聽她的,直接去外面找個保潔。”

    大、波浪正欲作怒,聽見傅景寒這么一句話,臉上又是一喜。

    文初撇了撇嘴,有些不樂意的小聲說道。

    “就覺得自己公司里就有那些人,干嘛還要去外面花那份錢啊?”

    大、波浪因為有了傅景寒給自己撐腰,說話也變得理直氣壯起來。

    “做大事的人哪里顧得著這種小錢啊,你看人家傅總哪像你一樣,連個保潔的錢都要在這里摳著,怪不得人家能是弗巢的總裁呢。”

    文初氣的咬牙,恨恨地瞪了傅景寒一眼,但又覺得當著外人的面和他理論顯得不給他面子,把怒火壓回了胸、口處。

    肩膀不樂意的抖動了一下,想要甩開傅景寒攬著自己肩膀的胳膊。

    “比起你們一個月的工資,請一個保潔確實用不了太多錢。”傅景寒清冷的聲音再度響起,薄唇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摟著文初的肩膀更緊了一些,低頭伏在她的耳旁輕笑道:“文總,不如就把這么一個柜員給開了,省下來的錢去請一個保潔。”

    大、波浪剛剛還不屑地將頭扭到了一邊,聽到傅景寒這么一句話,覺得脖子都僵住了,緩緩的轉過頭,盯著傅景寒的眼睛。

    可傅景寒卻沒看她,目光盡是落在了懷中小女人的臉上,“嗯?”

    文初立刻會意,瞇著眼將柜員打量了一遍,笑著點了點頭。

    “說的也是。”

    福利!掃描二維碼關注書叢公眾號即可領取40

    書叢幣!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婚昏欲睡>,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快3出111下期出什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