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道君 > 正文 第463章 猴子,給我打!

正文 第463章 猴子,給我打!

    問題的關鍵是明知這三人心懷不軌,這王八蛋還帶著大家硬往人家挖好的坑里跳,結果搞出這么大的事來,管芳儀有種要抓狂的感覺。

    圓方同樣有抓狂的感覺,心中狂呼,我的道爺,你這是玩哪樣啊!

    袁罡冷眼斜睨,倒是平靜的很,與牛有道搭檔多年,見怪不怪,牛有道自有讓他心服口服的地方。

    被踩在地上的師兄弟三人越發驚懼,晁勝懷語帶顫音道:“貝兄,咱們之間是不是有什么誤會?”

    牛有道居高臨下瞅著,笑而不語。

    何有見問:“你究竟是什么人?”

    “你們做都做了,現在才關心我是什么人,是不是有點晚了?”牛有道呵呵一聲,環顧左右,抬了抬手,示意帶走,“此地不宜久留,萬獸門的人應該快到了,走吧!”

    話剛落,那只血羅剎忽朝他們身后“呀”了一聲,面露猙獰,雙翅有漸漸張開的趨向,似乎在針對什么東西。

    幾人霍然回頭,只見后方的山石間隙里,有紅信吞吐,一只鱗甲青幽的青蛇慢慢伸出頭來,頭有大腿般粗細,眼含幽光。還來不及看清青蛇抽出的身子有多長,青蛇頭部快速蠕動變化成人首模樣,略帶妖氣。

    化成的人首,云鬢高綰,一抹白紗半遮顏,卻遮不住俏麗風華,正是云姬的模樣。

    抽出的蛇身亦逐漸化作人身,最后活生生的一個云姬站在了山石上。

    牛有道等人一愣,沒想到這女人會出現在這里,一個人跑進了驅光草防護之外的區域?

    “呀…”血羅剎一聲嘯,三只藍翅羅剎已張開了雙翅要進攻。

    牛有道抬了下手,袁罡立刻對血羅剎吼以回應,摁下了幾只蝶羅剎漸起的暴怒。

    牛有道笑問:“你怎么來了?是一直在這,還是剛來?”

    云姬:“我本就在這一帶,你們鬧出這么大的動靜,想不把我引來都難。是不是嫌我看到了不該看到的東西?真沒想到,你們竟然能與這群蝶妖勾結。”

    牛有道:“你就不怕我將你滅口?”

    說這話時,一臉笑瞇瞇,笑的燦爛,內心卻實實在在動了殺機,讓外人知道這邊能與蝶羅剎溝通的確不是什么好事。

    云姬:“有這群蝶羅剎相助,我的確不是你們的對手,不過在這片山林之中我若想脫身,你們也未必能抓住我,否則我也不會一個人出現在這,也不會主動現身。有些事想必你也聽說過,趙國修士圍剿我多次,我依然能在趙國境內立足,不是沒有原因的。所以,我勸你不要亂來,一旦翻臉,對大家都沒好處。”

    牛有道:“前輩主動現身,不會沒有原因吧?”

    云姬目光掃了掃他們身后的蝶羅剎:“我有事需要你們幫忙,你放心,不讓你白幫,會有東西做交換。”

    “什么東西?”牛有道不免一問。

    云姬反問:“你想在這耗著,熬到萬獸門的大批人馬趕來嗎?”言下之意此地不是久留之地。

    “前輩言之有理。”牛有道回頭打了個招呼,將晁勝懷三人給弄暈了,免得看到不該看到的或不該聽到的。

    袁罡交流驅使下,三只藍翅羅剎又抓了晁勝懷三人飛起,血羅剎飛行在前穿梭帶路,袁罡則抓了血羅剎的腿吊著飛行,余者跟在后面飛掠,向山林深處遁入。

    一路上,一棵棵樹木高大的不像話,盡是高達百丈的參天古木,散發著瑩潤光華,人在其中飛掠就像螻蟻一般渺小。碧綠光色的老藤比人還粗壯,泛著青光的苔蘚,潔白的花碗如浴桶能裝人,各色奇花綻放著各色光華,靜靜漂浮的透明發光生物如水母。

    最多的還是那種體型達一丈有余煽動著大翅膀的發光蝴蝶,成群結隊在森林上空飛舞的話,遠看真宛若銀河一般。

    這種蝴蝶正是月蝶的母體,與月蝶區分時稱為大月,也是月蝶被稱為小月的由來。

    跨越過的溪流中,亦有各種發光的奇怪水中生物。

    各種奇幻美景真正是美不勝收,

    途中,牛有道忍不住感慨一聲,“仙境一般,真是好地方啊!”

    陪同的云姬道:“那是自然,否則商頌當年也不會在這里建造行宮。”

    牛有道:“我看到萬獸門已經開始在這邊種植驅光草,一旦驅光草在這里擴散,怕是要把這仙境一般的地方給毀了,五彩斑斕美不勝收被黑暗給吞噬掉,美景絕跡未免可惜。”

    云姬:“毀?你以為萬獸門是現在才開始在這里種植驅光草?三百多年前發現驅光草能克制這里的植物,就已經開始在這里種植,只是另有隱情未對外公開罷了。說來也奇怪,種植在其他地方的驅光草不會有事,唯獨在這片古老森林種植的驅光草,蝶羅剎會想盡辦法給毀了。”

    “幻界開啟一次,萬獸門便來此種植一次,等幻界關閉萬獸門退出,蝶羅剎就會前來毀掉。如此反復已經有三十余次,萬獸門堅持不懈,反復做各種嘗試,一直想征服這里,卻一直不得其法。”

    “早年幾位至尊為了征服這里,甚至曾嘗試過大規模火攻,也是想毀了這里的植被,斷絕蝶羅剎生存的根本,免得礙手礙腳,奈何這世界的植物扛毀滅能力強、燃點極低,壓根不存在火災的可能,火攻根本沒什么用。如此種種下來,才讓這片古老森林得以了保存,也可以說能保存下來,是因為這里自身的因素。”

    眾人都是頭回聽說這說法,連消息見識廣博的管芳儀也是頭回聽說。

    牛有道好奇:“蝶羅剎為何不毀其他地方的驅光草,只毀這里的?”

    云姬:“具體情況不清楚,有兩個猜測,一是蝶羅剎靠吸食這里的各種汁液生存,這里可能是蝶羅剎的生存根本,所以蝶羅剎要保護。另外一個則和武朝皇帝商頌的傳說有關,傳說中的圣羅剎是商頌的靈寵,能號令幻界所有的蝶羅剎,傳言商頌夫婦消失前曾讓圣羅剎回歸了幻界。意圖征服這里的人懷疑,圣羅剎可能就在商頌的行宮里,而商頌的行宮可能就在這片古老森林中,懷疑蝶羅剎是受圣羅剎的驅使在保護商頌行宮。”

    “這幻界好看歸好看,其實也不太適宜人生存,而外面的世界也同樣不適宜蝶羅剎生存,大家生活在兩個世界,其實也沒什么矛盾沖突。所以剿滅這里的蝶羅剎意義也不大,說到底還是想找到商頌的行宮,尋找那一直未找到的商頌破天之地。呵呵,**無止境,無非是有人雄視天下后還不滿足,想尋那長生不死之路!”

    牛有道不禁看了看前面飛行領路的蝶羅剎,試著問了句,“你所謂的讓我幫忙,不會是也想找到商頌的行宮吧?”

    云姬:“我對存在于傳說連真假都不知道的東西不感興趣,想長生不死也得先達到長生不死的資格,好高騖遠沒什么意義,你說是不是?”

    牛有道:“那你要我幫什么?難道不是看中了我這邊能駕馭蝶羅剎,進而想在這邊森林找到點什么,否則你又何必冒險進入這片古老森林?”

    云姬:“找一個人。”

    一直在仔細聆聽的眾人驚訝,牛有道亦如此,“找人?這里有你要找的人?”

    云姬:“不要誤會,我要找的人就算沒有死在蝶羅剎的手中,壽限也早就到了,應該早就死了,我只是想找到他的遺骸罷了。”

    牛有道:“你丈夫?”

    渡云山那邊有母子,卻無丈夫,因此他有所聯想。

    云姬:“你想多了,我丈夫早就死在了外界修士的手中。不必多問,若能找到,你們自然會知道。”

    一路上,有前面那只血羅剎開路、與同類溝通,有其他蝶羅剎冒出也未再受什么干擾,行進平安順利。

    個把時辰后,當一座樹堡、大樹龐大根系隆起的空間出現在前方時,云姬再次出聲道:“差不多了,萬獸門的人大量出現也不太可能太過深入,就算深入這一帶也不可能撒開大量人手搜尋,再引起羅剎潮,萬獸門傾巢而出也吃不消,現在應該安全了。”

    牛有道多看了她一眼,隱隱感覺這女人對萬獸門的事似乎很清楚,至少有一點確認了,這女人絕非第一次來這里。

    牛有道有事處理,要求暫停行進。

    一行進入了樹根下藏身后,牛有道朝地上昏迷的三人抬了抬下巴,對袁罡道:“分開審一下,撬開他們嘴巴,把事情弄清楚。”

    袁罡招呼上血羅剎將三人帶走了。

    約莫半個時辰后,袁罡又將三人帶了回來,對牛有道點了點頭,表示事情已經弄清了。

    牛有道杵劍當拐,走到了一旁,袁罡跟上,在他身邊耳語嘀咕了一陣。

    聽著袁罡的嘀咕,牛有道的閃爍目光慢慢瞥向了內里的圓方。

    兩人走回來后,見牛有道老是以怪怪的眼神看自己,圓方心生警惕,每回被這樣瞅的時候似乎就沒什么好事,立馬裝出一臉可憐無辜的樣子。

    一看他那德性,牛有道頓時牙疼,心想不讓你來,非要跟來,如今這里哪個不比你無辜,哪個不是被你給連累了?當即指了指,“這老家伙我今天怎么看怎么不順眼,猴子,給我打!”

    “啊…”

    圓方一聲慘叫,已被袁罡突兀一腳給踹飛了。

    袁罡今天也看他那德性不太順眼,沖上去就是拳打腳踢一頓暴揍,打的圓方縮一角嗷嗷慘叫。
快3出111下期出什么号